主页 > 打假动态 > 薛焱锋:从消费者到职业打假人的转变

薛焱锋:从消费者到职业打假人的转变

提示: 本报8月21日刊登的报道《职业打假:是打假还是圈钱》引起不少人共鸣,文中所提职业打假人 高彦峰 更是成为很多人茶余饭后议论的对象。曾是消费权益的受害者,如今成功转变成专业的打假维权人士,31岁的 高彦峰 算是疆内 打假界 的明星。 8月21日, 高彦峰 戴

本报8月21日刊登的报道《职业打假:是打假还是圈钱》引起不少人共鸣,文中所提职业打假人 高彦峰 更是成为很多人茶余饭后议论的对象。曾是消费权益的受害者,如今成功转变成专业的打假维权人士,31岁的 高彦峰 算是疆内 打假界 的明星。

8月21日, 高彦峰 戴着墨镜、背着大包如约出现在记者面前。

与其他职业打假人不同, 高彦峰 很爽快的答应可以在报道中使用其真名 薛焱锋。 这个无所谓,我的名字已经上了多数大型超市和商场的 黑名单 ,一听我的名字,他们就不卖东西给我。 薛焱锋解释道。

改行打假

不管走到哪里,墨镜、背包成了薛焱锋不变的装扮。记者表示好奇,询问包里装着什么时,薛焱锋则一脸神秘、食指贴嘴比划出 嘘 的动作。

一番寒暄后,薛焱锋向记者公开了他的 秘密 。打开他的背包,记者看到,这几乎是一个百宝箱,里面有照相机、录音笔、手表摄像机、GPS定位器 除了各种设备外,还有一些消费维权及介绍食品安全的书。

不瞒你说,我刚从博乐市开完庭回来,早上6点多到的,睡了两个小时,紧接着又跑了三家法院办事,因为随时在工作,随时要取证,这些工具只好随身带着了。 薛焱锋说。

说起薛焱锋打假的 第一役 ,可以用 误打误撞 来形容。2010年,薛焱锋来到博乐市某超市购买4盒精品包装枸杞用于送礼,价值2000余元,他无意中查看标签发现,购买的枸杞连基本的生产许可证编号都没有, 当时就怀疑这个枸杞有问题,向工商、质检等部门反映,他们相互踢皮球,没办法,最后诉至法院。 薛焱锋说。

这场官司薛焱锋最终还是输了,当初一心 惩恶扬善 的想法被浇灭,但一路奔忙的过程,让薛焱锋发现其中隐藏着巨大商机,之后,薛焱锋索性 改行 ,一门心思投入到打假中。

很长一段时间,薛焱锋凭借所学的法律知识,在网上搜索与消费维权有关的案例,并刻苦钻研法律书籍。 尽管消费者权益保护法规定的越来越详细和完善,但在实际生活中维权还是很麻烦。 薛焱锋说,比如赔偿,按照法律规定,售假行为应当进行十倍的赔偿,但在现实中是不可能的,一些人还会认为他们在 敲诈 。

亦敌亦友

要想在 打假圈 立足,必须有自己的生存法则。 我和那些发现问题产品就举报到监督部门或者和商家私了的人不同,我会直接选择法律手段,通过诉讼程序去打假维权。 薛焱锋毫不避讳地说。问及原因,薛焱锋说,此前,自己在这方面吃过亏,走监督部门多数是让双方协商调解,不是互相 踢皮球 就是问题最终没有得到妥善处理,而直接跟商场交涉,弄不好就会被扣上 敲诈 的帽子。

今年7月15日,薛焱锋在乌市某大型购物中心购得价值9294元的 万足金 项链,一出门,薛焱锋便将该大型购物中心诉至天山区人民法院,理由是,根据国家《首饰贵金属纯度的规定及命名方法》中规定, 千足金 是国家标准中纯度最高的黄金首饰成色标准,根本没有 万足金 的说法。 这不过是商家吹嘘的噱头,两者外观上根本看不出有什么区别,只是纯度不一样,仅凭此,两者的克价就相差几十元不等。 薛焱锋说。事情一出,对方就找上门想私了,出于安全的考虑,薛焱锋最终没同意。

他说,公众看到的只是他们赚钱的一面,职业打假人的生存状态鲜有人关注 即便他戴着墨镜,还要抵御各种恐吓、威胁的侵袭。不少商家已将其列入 黑名单 ,一听他的名字,都唯恐避之不及。

即便如此,薛焱锋因 打假 结缘,居然和一些商家最终成为朋友,新产品上市前,一些公司会主动找上门,请求薛焱锋对外包装等进行 把关 ,以免日后惹麻烦。薛焱锋也因此被冠以 法律顾问 的名号。

回报比投入多

除了维权,丰厚的收入是打假人入行的最重要诱因。记者问其收入时,薛焱锋说了一句 没算过,反正回报比投入多 。

据了解,薛焱锋自入行以来,在全疆各地起诉的案子已达百起,有输也有赢,按照他打假的习惯,一般都会选择千元左右的产品,食品类占据大多数。按照《食品安全法》 退一赔十 或者《消费者权益保护法》 退一赔三 的规定来看,一旦薛焱锋赢了官司,赔偿少说都在万元甚至数十万元以上,拿着赔偿所得,薛焱锋又回投入到新一轮的打假中,回报相当丰厚。

如果输了官司,对我也没有什么损失,至少产品还在,我可以留着自用。 薛焱锋说。

就在前不久 葡萄干包装缺陷 的官司中,他将相关人员起诉到两家法院却出现不同判决结果:一个支持薛焱锋诉求,最终使其获得了5382元的赔偿;而另一个却被驳回,不仅没有10倍赔偿,连产品也没有退赔,至今几十包葡萄干还存放在家中。

薛焱锋说,对此他已经提出了上诉。 像这样的情况,在新疆似乎还没有出现过,目前好多同行都等着看最终的判决结果,一旦有消息,输与赢都会对我们未来的打假路产生不同影响。 薛焱锋说。

当记者问其以后有什么打算?薛焱锋思索片刻后,回答仍模棱两可: 这个不好说,看未来打假环境如何,以后可能会往律师方向发展。


本文出处:http://www.cn315.org.cn/content.asp?id=272

本文源自:薛焱锋:从消费者到职业打假人的转变

http://xun-yi.com/a/dajiadongtai/20160708/2325.html

来源:全民打假网 时间:2016-07-08 09:37 责任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