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今天是
删稿、商务合作Q.Q:⒉⒍⒊⒌⒍⒍⒐⒎⒎⒉     
首届讯易杯

报道摄影师|程雪力:我去过天堂和地狱

来源:讯易网作者:hanfeihan时间:2018-05-13 23:56:02阅读:

报道摄影师|程雪力:我去过天堂和地狱

程雪力 2018-3-12 尤文虎 高心碧

报道摄影师|程雪力:我去过天堂和地狱每一名武警森林战士进入部队的第一堂课就是火场心理训练。这时候,我们中的大部分人还不太明白美丽的雪山和原始丛林是怎样的天堂,也不太明白大火肆虐遮天蔽日时是怎样的地狱。

?

可能是职业原因,有两条新闻经常提醒着我。一条是《2016年中国无战事,超30名军人为国牺牲》,另一条是《2017年,国际上34位记者殉职》。

?

有人说,无论在中国还是世界,军人和记者这两种职业是危险系数最高的。我也不知道这一说法是否经得起推敲,但我清楚自己始终是一个扑火的兵和半个记者。

?

?

报道摄影师|程雪力:我去过天堂和地狱西藏那曲,2017年,选自《反盗猎的生态近卫军》

?

我是云南建水人,19岁那年去了成都当兵。封闭的边陲生活,让我经常把父亲当年参军的那军帽扣在头上,长大远行当兵的念头从很小的时候就悄悄萌芽。

?

有些事情就这么奇怪。我最早对照片和人性的认识是在2008年汶川大地震废墟上。那是我第一次以军人身份参与救援。

?

在废墟下寻找幸存者时,我看到一张近一米宽的婚纱照,笑得那么灿烂,那么幸福。我想,我一定要找到他们,把他们营救出来,让他们能够继续幸福地生活。然而,我和战友们在废墟下找到的全是遗体,我不确定照片的主人公有没有遇难,但我希望发生地震时他们没在家。

?

我的战友何健把遇难者抬出来才得知,他的父亲、爷爷、奶奶等8名亲人也在这次地震中不幸遇难。这个平时流血也不会流泪的硬汉当场哭成了泪人,我第一次见到男人哭成这样,走到他身旁却不知道说什么。战友的无力是没有人能体会到的,舍生忘死营救陌生人,却连自己家人最后一面都没见上。

?

报道摄影师|程雪力:我去过天堂和地狱一棵在九寨沟地震中幸存的树,2017年8月,选自《地震之后》

?

当年抗震救援,对这些事情记忆犹新,做梦还经常梦到那张废墟上对着我笑的婚纱照。去年我拍摄九寨沟地震的时候还会偶尔想起,今年是汶川地震10周年,这两天我给何健发微信,知道他早已结婚,才发现已经有两个女儿了!本想与他了解地震时的细节,话到嘴边后又咽了下去。

?

从灾区回来的第二年,我花了4个月的津贴买了一台“傻瓜”相机。那时,我对摄影毫无兴趣。不是给别人拍照,而是单纯地想给自己拍一些军旅照片作为留念。

?

报道摄影师|程雪力:我去过天堂和地狱四川阿坝,雪山下休息的士兵。2016年,选自《护林人》

?

在这4年中,我一直重复着战斗分队扑火和训练工作,连续三年当班长,军事比武荣获标兵,已经轻车熟路了。但第5年时,我突然想打破这个舒适区,逼着自己放下取得的殊荣,转向陌生的环境尝试新的可能,告别过去的那个小伙。

?

那年我24岁,当时连电脑打字都是陌生的,更别说写新闻了,从来没想过转行新闻摄影,骨子里认为自己就是个扑火的兵。

?

?

报道摄影师|程雪力:我去过天堂和地狱火点逐渐变成火线,2017年5月,选自《待到山花烂漫时》

如果感觉这篇文章不错的话 请投一票点赞一下吧!


上一篇:很多时候不是你选择了离开故乡,而是现实推着你走


下一篇: 故事|李云鸿:没用的照片里 藏着溜走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