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今天是
删稿、商务合作Q.Q:⒉⒍⒊⒌⒍⒍⒐⒎⒎⒉     
首届讯易杯

顾莹:可可西里如果不难拍,我还不愿意去呢

来源:讯易网作者:hanfeihan时间:2018-10-16 17:05:10阅读:

?

所以说,仅仅只是为了追求动物的美,会容易走极端。自然界的生存是残酷的,很多时候野生动物并不美,但这才是客观事实,是它们生命的一部分。

?

顾莹:可可西里如果不难拍,我还不愿意去呢无人区腹地藏野驴的尸体

?

?

想要拍好它们,而不仅仅是猎奇式地拍几张好看的片子,就要把自己变成它们的一部分,让它们接受我、完全感受不到我的存在,才能真正融入进去,拍到它们最真实的一面。

?

2011年,我刚开始拍摄野生动物的时候也不明白这些,也追求过唯美,但我比别人更投入,跟野生动物待在一起的时间更长,用心思考后自然就不会只停留在表面。

?

顾莹:可可西里如果不难拍,我还不愿意去呢藏羚羊骸骨,盗猎者的罪证

?

九十年代初,在盗猎屠杀最猖獗的那几年里,藏羚羊数量从近百万只急剧减少到7万只左右。后来国家成立了保护区,加大了宣传力度,人人都知道藏羚羊是一级保护动物,通过各方的努力,整个青藏高原的藏羚羊种群数量也恢复到了30万只,但它们的生存仍然存在新的问题。比如每年迁徙时通过青藏公路和青藏铁路,对羊群来说也是一个大的难题。

?

青藏公路上,藏羚羊被撞死、撞伤时有发生。修建公路对发展确实大有用处,但在此之前的千千万万年里,藏羚羊就从这里迁徙而过,是无法改变的习性。怎样创造条件让它们还能按原先的规律顺利完成迁徙和繁衍,是我们应该考虑的事情。况且,动物有它的适应能力,如果给它们留下足够的时间和空间,就能给这个物种生存繁衍下去的机会。

?

顾莹:可可西里如果不难拍,我还不愿意去呢迁徙中经过青藏公路的藏羚羊

?

修建青藏铁路最初的几年里,藏羚羊非常惧怕这个拦在路上的“庞然大物”,连专家也认为,“火车从桥上过,羊群在桥下跑”的场景在当时不可能出现。但我一直想看看,藏羚羊到底有没有可能从不敢靠近,到与火车同行。三年里,我从来没有停止过去拍这个镜头,每当有羊群穿越铁路,我都在等待那短短的一瞬间,直到今年终于拍到了这个画面。

?

顾莹:可可西里如果不难拍,我还不愿意去呢2017年,藏羚羊穿越没有火车通过的铁路

?

能够亲临现场的毕竟是极少数,大部分人只能从影像资料上能看到这些变化。因此,全面地拍下它们真正的生存境况,不仅是自然中的生活状态,还有它跟人交集时出现的矛盾,如实传达给大众,才是野生动物摄影师应尽的责任。

?

?

?

拍摄野生动物,其实也是为了研究怎么处理好它们跟人类之间的关系,既能让社会正常发展,也能让动物很好地生存。

?

这也是我选择可可西里的原因。跟羌塘、阿尔金山等地域相比,可可西里的藏羚羊活动跟人的交集最多,矛盾也最为明显。

?

顾莹:可可西里如果不难拍,我还不愿意去呢布满高压输电设备的藏羚羊栖息地

如果感觉这篇文章不错的话 请投一票点赞一下吧!


上一篇:非洲很大,国家很多


下一篇: 很抱歉没有了

你可能喜欢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