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今天是
删稿、商务合作Q.Q:⒉⒍⒊⒌⒍⒍⒐⒎⒎⒉     
首届讯易杯

鲛人长生泪,沧海月有明2

来源:讯易网作者:hanfeihan时间:2018-10-02 14:53:54阅读:

春日的黑夜来的还是很早,不多时,四周就一片黑茫茫,马车下的说话声已经渐渐低了下去,乌扎平躺着,黝黑的双眼透过隔窗,目光不断的逡巡着这平原上辽阔壮丽的月亮。

她看的有些心醉,望着那浅浅的银光,渐渐的好像热了起来,从冷光中,竟忽然渗出来丝丝缕缕的红光,似炙热的岩浆,缓缓流淌在藏蓝色的天幕下。

吁 车夫忽然勒住了缰绳,马儿往后尥蹶子,惊的乌扎连连吃痛,飞走的意识也渐渐归拢。

来者何人?! 一声雄厚的男中音,从马车前面传来。

乌扎揉了揉头,听见父亲和袁大人相继走出去的声音,她也紧跟着,戴着面纱走了出去。

待刚刚出了那逼仄的马车门,一阵略带着春寒的风儿似乎长有眼睛一般,从前方跑来钻了满怀,淡淡的花香味,让人为之一振。

不远处,艾山和袁大人正站在一个身披黑甲的长髯将军旁边,低低的商量什么,见到乌扎出来,说话声立马就低了下去。

你怎么出来了? 艾山责备着说道,若是平时,估计就要上来将乌扎赶进屋子里,可是现在,却没有更加多余的动作。

向来乖巧的乌扎,此刻却似乎没有听见父亲催促的声音,她波澜不惊的脸上,此刻瞪大了双眼,黝黑的眼瞳里,正映射着满天碎裂的星光,她仰视着眼前黑夜笼罩下,这座巍峨高大的城楼。

月的冷晖下,薄薄的红雾渐起,如同天河一般,缓缓朝着城中倾泻,越到低处,氤氲的光芒就越加明晰。

好一个诡异的长安。和她见过莽莽黄沙下的月景,一点儿也不像。

灰暗的城楼上,一排排身穿黑甲的兵士,手握尖枪,在一旁悬挂的红色灯笼下,露出暗凶的光芒。这城墙,将隐隐约约间的热闹,和这空旷的黑夜,阻隔了起来。

这里,就是长安了吗?乌扎微微收回目光,抬头看向那月亮,此刻,分明就是灯笼般的艳红色,阴阴艳艳,越看的久,越觉得这不是月亮,而变成了晕染的鲜血。

袁大人,陛下他 黑甲将军低低的说道,几人嗡嗡的声响后,那座鎏金古铜色的大门,缓缓打开。

三人重新回到马车上,即将撩开帘子的时候,乌扎忽然顿住脚步,朝着身后的天空望了一眼。

城,分明还是那个城,此刻,空气中却已经渐渐弥漫起来一股奇怪的气味,那团团紫雾,在她眼里,好像忽然成了型,变成一头凶恶的巨兽,正悄无声息的吸纳这个城的繁华

乌扎胸前的项链,忽然亮了一下,她慌忙握住,正巧艾山催促了她一声,乌扎甩了甩头,再看向城楼,已经和来之前,别无二致。

你怎么了?是不是舟车劳顿,太累了? 艾山关切的问道。

乌扎摇了摇头,宽慰的笑了笑: 是女儿有些眼花了,竟然觉得这长安城,有股奇怪的气息。料想应该是累了闹得心悸,回去歇歇就好了,父亲大人不用挂念。

艾山嘴唇微动,将嘴里的话咽了下去,乌扎撩开帘子走进去,马车正中央,袁大人正端坐着,苍鹰般锐利的眼神,正毫不客气的,甚至是可怕的,看着乌扎,乌扎不禁吓了一跳。

乌扎对这个袁大人,从第一眼就没有好印象,这昏暗的马车里,气氛有些怪怪的,她眉头微皱,也没有打招呼,礼貌的福礼过后,就上了小二层。

马车很快就开动了,咕噜噜的声响,将乌扎的思绪也碾压在心底,她宁心静气,静静地等待着不知道会是什么样子的未来。

如果感觉这篇文章不错的话 请投一票点赞一下吧!


上一篇:老张三迁


下一篇: 第189节 狗与鲲鹏的交集

你可能喜欢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