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今天是
删稿、商务合作Q.Q:⒉⒍⒊⒌⒍⒍⒐⒎⒎⒉     
首届讯易杯

“阿德杯”微小说征文 投稿

来源:讯易网作者:恬妞妞时间:2018-07-02 22:30:56阅读:

小说《不是我》
田凤梅:江苏(扬州)
“滚。”女人吼道。“你个要饭的,钻椅子下干嘛?”男人说。“快滚。再不滚,我可报警了。”女人的分贝高了。
我睁开眼。看到眼前站着个六十岁左右,衣衫褴褛,嘴里呜呜着,不停舞动双手的老人。“是个哑巴。”有人说。
冬天的北方小站真的很冷。我瑟瑟抖了一下,裹紧外套,将背包从肩膀转移到胸前。广播里传来某某车次列车到站,某某车次晚点的信息。我摇摇头,继续睡觉。
才闭眼,感觉背后有人碰了我一下。回头,发现一只手伸到女人放在椅子上的包里。“小偷。”我低呼。所有目光转向小偷。小偷挣扎着想跑。被我死死拽住。
   “老公报警。他们肯定是一伙的,还玩调虎离山?”女人掏出手机。老人急得直跺脚。一只鞋露出光脚趾。
我好奇老人为什么钻到椅子下,准备看个究竟。有人也跟着我朝椅子下看。原来是一个钱包和一部手机。
“说,是不是同伙?”男子问。
“我,我….偷了钱包和手机,这老头跟着我追。我以为进了候车大厅就没事了。谁知这么多人,就把手机和钱包扔椅子下了。”小偷低下头。
“怎么又偷我的包?”女人怒目。
“看你们将老头当小偷,想趁机捞一笔,嫁祸给老头。没想到….. 求你们别报警。我是学生。”小偷声音有了哭腔。
“坏人,还我钱包….”一名少妇冲进来对着小偷就打。
“是这个吗?”女人将钱包递给她。
“是的。谢谢。你们见过一个老人吗?我要谢谢他。是他帮我追小偷。”少妇擦擦眼泪。
大家这才想起哑巴老人。而老人不知何时离开了。大家谁也不啃声。尤其是低着头的邻座夫妇。我仿佛听到老人哭泣的声音。
作者:田凤梅
通讯地址:江苏省扬州市江都区双沟双汇电力


 
 
 
 

如果感觉这篇文章不错的话 请投一票点赞一下吧!


上一篇: 弹丸之轻—驼城饮血


下一篇: 很抱歉没有了

你可能喜欢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