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今天是
删稿、商务合作Q.Q:⒉⒍⒊⒌⒍⒍⒐⒎⒎⒉     
首届讯易杯

妻子,我,朋友

来源:讯易网作者:hanfeihan时间:2018-03-13 14:57:03阅读:

1 这件事情说起来委实让人觉得难以切口,甚至于,我会觉得如果我说出来,有些人一定会说“连自己的女人都看不住,这男人还真怂得很。还有脸说这些事情,真不怕丢人现眼。”但是,我还是要说,因为不说出来我会发疯或者说只有说出来我才会心安理得。 写到这里,恐怕我不说出来,就会遭到探索欲望强烈地朋友们的埋怨。 那好,我就先将事情的梗概说一下吧!事情是这样的,好吧,好吧,没必要再多考虑些什么了,就用一句话来说吧:那就是,我的妻子和我最要好的朋友私奔了。 2 他们走的时候,我依旧像往常一样回家。时间是下午,大概应该是五点半左右。 妻子不在家,家里的茶几上留有一张字条,上面是妻子雅的笔记,写着:温,我们已经到头了,我决定离开你,去选择更好的去处。 就是这样一句简简单单的话,让我咬牙切齿。 而我最先想到的就是给我最要好的朋友力打电话,让他帮忙找找雅。可反复拨打力的手机号码,无济于事,和雅的手机一样,也是不通。 那时,我就后知后觉的感觉到有些不对了,心也是开始慌了神。我开始联系雅曾经的所有朋友,也联系和力有关系的朋友。 我发疯似的,到处去找他们,去我和雅逛过的附近的大街,去我和力一起醉倒过的酒吧,也去过我们三人在一起划过船的那个叫“幸福湾”的小河…… 但,一无所获。 最终,我得到了一个令我难以相信的结果。结果是————他们居然私奔了。 他们两个人就像人间蒸发了一般,彻底地从我的世界消失了,像极了从后视镜之中霎刻闪过的风景树。 3 时间就这样一步一步的走了过来,我有些昏沉,不知道过了多久,也许是三年,也许是五年,也许是十年也未尝不可,总觉得好漫长,而自己却总是在这漫长之中久久地颠簸,直到精疲力尽,才算是将一些记忆稍稍的淡化。 可是…… 他们总不肯让我安宁,他们就像是时刻潜伏在我身边准备行刑地刽子手。 真没想到,雅,她居然回来了。 至于是晚上还是早晨,我压根就没察觉得到。 早上,我刚刚起床,就看到她坐在椅子上两眼神情地看着我。桌子上还有准备好的早餐。 “你这算什么?” 我愤怒的喊着。视线已经不肯在她的身上有过多的停留。我将头别过去,懒得去看她那张因为化妆而变得惨白的脸。 但是,雅却猛然间跪在地上向我哀声地祈求着,道,“温,请你原谅我吧!我还是想和你在一起的。我们在一起,一定会快乐的……力,他简直就不是个东西。” 我没有言语。 而我的世界,好像就此决断一般,脑袋之中空荡荡的,只能够听到的是雅断断续续地抽泣和呜咽的声音。那声音让我烦躁————从来都没有过的烦躁。 等到我的情绪稍稍地稳定下来,而她还是再不依不饶地说着话。 她说,她和力在那几年之中去了新加坡。但是,她在那里一点也不快乐。甚至是她在那里会时不时的会想到家中的我。而且,她还提到力因为一个长相漂亮而又有钱的贵妇对她变了心。 她说,她在离开我的那几年里,力经常对她发牢骚,甚至还会用榔头去砸她的头。要不是几位好心的华侨,恐怕自己早就死在了国外。 她说,她从来都没有想过力是那样暴戾的人。 我对她的说辞,真的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我回过头,眼睛也不眨的看着她,就像是在看一尊在平常不过的石塑。我已经不爱她了,更没有情感了,要说有,也只能是恨。 她又说,不是她愿意离开我的,而是力故意勾引她的。 她说,我是有点缺少浪漫的,而正是由于她自己对那种浪漫的渴求,以致于一时鬼迷心窍,才相信了力的话。 她还说,她离开的时候最最惦念的人还是我,最最甜美的回忆还是曾经我们在一起的过往。 但是,说这些有什么用呢! 4 你以为,我会相信吗? 你以为,你还是那个可以让我相信的女人吗? 我对雅所说的话都不予理睬,甚至在她哭得满地打滚的时候我都不愿意多看上一眼,就更别说会上前搀扶一下了。那个烂女人,那个臭婊子。她真的就是那种女人,我怎么早没有发现呢!? 不过,也好,反正这么多年没有她的日子也是过来了。 她将双手伸进我的衣服,她将她的胸脯靠近我的后背????????我知道,她想用我的Xing欲来征服我。 但是。 你以为,我会再傻到去碰你的身体吗? 你以为,你满足了我的生理需求,一切就都会烟消云散再回到从前吗? “哈哈”简直是痴人说梦。 当我是什么,畜生吗?我心想。 “你给我滚开,我不想再见到你,你根本就不是我喜欢的人。我们曾经的过往都已经不复存在了。我已经当你是个死人了。对你,我没有情感。” “你真的就这样决绝吗?”雅哭丧着脸说道。脸上原有的那种悲伤欲绝,愈演愈烈。 “当然。” 说完,我起身穿衣,在雅的注视下,拉开身后的房门愤然离去。我没回头看她,也没必要再看她,或许那一刻,我希望她死了最好。 不要说我决绝,因为她比我更决绝。什么叫不决绝?难道是让我原谅她的背叛,然后笑着对她说:“好了,好了,都是我不好,是我没有照顾好你,一切都是我的错。是这样说吗?真是不可思议的笑话!” 如果是那样,我觉得,我简直就不会是个男人。那做法简直不可思议。我要是那么做,我又成了什么。 5 外面。 我沿街走,一直的走,我都不知道我要去哪里抑或是哪里才是我最终的依赖。但是,我就想这样的一直的走下去,或许只有这样才能够让我的心更加的安宁。可是,我发现我根本就没法安宁,因为他们总是在侵扰着我。 我发现有一辆车跟在我的后面,它以为我发现不了,但实际上我早就把它发现了。我又走了一段距离,我以为它不会跟来。但是,它就一直跟在我的后面,保持着十几米的距离,就像是一只时刻窥视你的鬼魅。 那种感觉相当的不好。 我停下脚步,车也随之停了下来。 我没回头而是仰着头看苍蓝色的天。而背后是一动也不动的车。我的心脏跳得很快,而那车依旧稳如泰山。 我低声骂了一句,“臭婊子,你还有脸跟来。” 好吧!我到底要看看你还能说些什么? 我走向那辆红色的车。 可当我站在车前,透过挡风玻璃,我他MA的居然看到了他,就是他,不是别人————是力,就是力————那个背信弃义的人。 力也一推车门,从车上下来了,手中是不知道什么牌子的香烟,他吸的很用力。一根接一根的吸。而且他的眼睛似乎有些昏暗,大概是好长时间没有休息好的缘故。 “你找我?”我知道,我的话语毫无感情可言,而且声音也不大。 “对不起”。 这三个字,丝毫不差的从向来生性傲慢的力的口中发出来。但在我这里听上去好像是那“霍霍”的磨刀声。 之后,两个男人臭男人对视,我和力。 我不在出声。 他也不作声。 我们就这样看着对方很久。 恍惚间,有什么东西久久地将我们隔离。我想,作为曾经最好的朋友,我们再也回不去那种曾经的要好了。现在是,以后也是,很久很久的以后也是。想必,如果我们能够在街上在遇到,并且向彼此点一点头抑或是露出一丁点微笑,那都会是奢侈。 我不知道此刻他是什么心境,而我的,我知道,我已经伤心透顶。 我想,或许我给力一拳我就会好些,他也会好些。但是,我就是不动他。哪怕是一根手指头也不会动。我就是让他自己觉得对不起我,我就是让他觉得对我有愧疚,我就是要他永远都背负着背叛朋友的罪名。 6 一个烂妻子。 一个臭朋友。 一对狗男女。 7 我将力和他的车留在了那里,一个人走掉了。而他依旧站在车旁,猛力地抽着烟。他好像哭了。 我穿过一条有一条陌生的街,一条又一条陌生的小巷。我都不知道我去往哪里,又何时会停。

如果感觉这篇文章不错的话 请投一票点赞一下吧!


上一篇:鬼投胎


下一篇: 泪洒佛罗伦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