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今天是
删稿、商务合作Q.Q:⒉⒍⒊⒌⒍⒍⒐⒎⒎⒉     
首届讯易杯

《第58号》

来源:讯易网作者:hanfeihan时间:2018-04-14 15:06:31阅读:

我是一名学医的大一新生,而本来并没有想要来学习这门专业,不过在最后的报考过程中,在理想和现实之间我还是选择现实一点。反正结果既然已经定了下来,那我也就只好接受,不然还能怎样?于是乎我就荣幸的踏上了学医的大学生涯。身为一名医学生,和尸体接触是不可避免的,但是还好,对我来说并没什么,我没有像一些同学那样对尸体心存芥蒂,对我来言,这些尸体也不过是一堆肉罢了。当上解剖学的时候,我们参观了许多各种各样的尸体,当然有的也不能说是尸体,有许多只是一副完整的骨架而已,不过这对我来说已经基本满足了我的好奇心了,是的,这也只是基本。在上课的时候,我们的老师曾经介绍过,在医学院里面,一共收藏有一百二十八具尸体,基本都是很久以前的死刑犯,现在已经没有人会捐献尸体了,所以这些尸体都是很珍贵的研究资料。在那时候曾有人问,“那么多都放在什么地方?”老师说,都在三四楼上,我们在三楼看的都是普通的尸体,大多保存完好的都在四楼,除了413的58号尸体,我们以后都会有机会看的。“那为什么那具尸体为什么不能看?”老师说他也不懂,只是因为那具58号尸体是单独放在413的,而且门上贴着封条,上面也有明文规定不准观看这具尸体,所以也没人知道到底为什么。嗯,我听到了,而且我听的很清楚,笑意逐渐浮现在我的嘴角。既然老师都没见过,那我但真的想看看这具不让人看的尸体到底长成什么样子?很快,我就找到了一同的伙伴,他也很好奇,但就是顾虑太多,可是终究是没有禁住我的撺掇。“晚上门卫关楼门,会查楼里面有没有人的。”“没事,咱们躲在二楼不用的厕所里面,能躲进去。”“咱们晚上楼道里面的摄像头一样会开的。”“怕什么,咱们有白大褂和口罩,谁会知道是我们?”“可是……”“哪有那么多顾虑,怕什么,没事的!”“那好吧。”于是,我和同伴就开始了我们的计划,果不其然,事情就像我计划的一样发生,当门卫将这座楼的楼门锁住后,我们就走了出来,说实话,夜晚黑漆漆的楼道里面,只有我们两个人的脚步声,的确有些瘆人。我们开着手机的闪光灯,摸索的走到了四楼的413门前,就像老师说的一样,上面贴着几层不同时期的封条,看起来门似乎比较老久。同伴问我,“怎么办?怎么打开啊?”“只能撞了,反正都做到这了,也不能停了”“那好吧,那,一!二!”我们两个一同用身体向那老旧的门撞了过去,可能由于门过于老旧,完全禁不住我们两个年轻小伙子的撞击,门一下子就开了。但是一撞进屋子,我就闻到了浓浓的尘土味道,而不是熟悉的福尔马林的味道,心里想到,看来这屋子真的是好久没有人来过了。老师说这屋子只放了一个58号尸体,于是我们用手机照向屋子正中央的铁箱子,正关的严严实实,我和同伴对视一眼,就心灵相通的走向前去,一起打开那铁箱子想看看最神秘的58号尸体。铁箱子刚开了一个缝,熟悉的福尔马林味道瞬间就将整个屋子充满,甚至有些呛眼,使人不得不流下了眼泪。我们俩又用手机照向我们逐渐打开的铁箱,可能是福尔马林过于呛眼,我并没有看清铁箱内的尸体,我问同伴,“看到没,长啥样子?我有点看不清”“我操,不行啊,太呛了,这他妈用了啥浓度的福尔马林,眼睛都快睁不开了!”听到同伴这么说,我说,“不行咱们先把这箱子打开,咱俩出去,散散味道吧。”“行,妈的。太呛了!”于是我们俩猛地将箱子一甩开,就急忙出了屋子。跑了离那屋子十来米,我们俩才背着那个屋子坐了下来。“妈的,怪不得不让看,这他妈用的啥玩意泡的,谁受得了。”同伴吐槽道。“可不咋的,呛死了。”我也应和道。这么高浓度的福尔马林得散到啥时候,于是我们都一人捧一个手机,开始打发时间。他和对象在聊天,我呢则在打游戏,打到第二局的时候,我感觉他有碰我,我也没注意,可是这小子碰个没完,我忍不住了。我说,“我操,你他妈别碰我,我正玩着呢!”谁知这小子也没好气的说,“谁他妈有时间碰你,我媳妇又不知道生啥气了,哎我草。”听到这话我想想也就算了,可是这死小子还碰,我忍不住朝他看去,顺便想说:“你妈的没完了?”可是连妈字我都没骂出来,我靠着手机屏幕的光亮就看到一条颜色奇特的手臂,正紧贴在我的肩膀旁,而那颜色我知道,是尸体独有的颜色。这着实吓坏了我,我大骂一声,“我操!”就起身跑了起来,大概有六七米的样子,我转过身打开手机的手电筒照向同伴,“妈的快跑!”当我手电筒的光亮照过去时,我看到的是一个完完整整的人,包括眼睛什么的这些细节都没有发生明显的变化,但是通过身上的肤色可以知道,那绝对不是活人!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这具尸体身上并没有福尔马林的迹象,因为似乎身上是干的,也可能是因为身上没有什么福尔马林的味道,加上我们的注意力在其他地方,完全没有注意到这具尸体的靠近。同伴听到我的叫喊后也瞬间起身跑了过来,我能叫上他就是因为这货胆子肥,人机灵,要么不干,要么就干好。几个健步,就跑到了我的身边,大口喘着气,“我去他妈的,这是啥东西?”又指着那58号尸体叫骂道,“我操,你他妈不是死了,死了还折腾个毛!”我也着实吓了一跳,老子也是无神论的人,但是这他妈的咋解释,这啥他妈的尸体还会乱跑?真有鬼?我们还没喘几口气,缓解好惊吓的情绪,之间那尸体慢慢的向我们靠近,虽然尸体保存的很好,但是肌肉还是僵硬的,尸体运动的并不快。“我操,咋办?我他妈后悔和你来了,怎么遇到这种事?”同伴说。“妈的,跑啊!”我说。于是我们就向一楼跑去,尸体的运动明显慢于我们,我们很快就到了一楼门口。“咋出去?门都被门卫锁了!”同伴气喘吁吁的问我。“操,砸开,这种事还不跑?说啥也得弄出去。”我随手抄起放在摆在墙边的一个椅子,砸向那看起来很容易击碎的玻璃门。可是没想到强大的反弹力震得我虎口发麻。“我去他妈的,怎么这么硬!”我又试了一次,结果还是一样。看样子我们是跑不出去了,然后一个缓慢的脚步从楼梯上面传了过来,我说,“操,那就躲起来,随便找一个能进的屋子,然后咱们把门锁好,不让他进来。”很快,我们就找到了一个屋子,屋子有前后两个门,我们俩一人锁住了一个。这时才敢松口气,瘫坐在椅子上。“应该没事了吧,他进不来吧?”同伴问。“应该是进不来吧。”我这话让他放松了许多,他也坐在了椅子上,疲惫的不成样子。刚开始我们还隐约听到脚步声。后来一点声音都没有了,我们也慢慢的睡着了,但是我这人睡觉轻,稍微有些异样的声音都能将我惊醒,也不知道睡了多久,我突然听到什么东西从高处摔落下来,我立刻就醒了过来,摸出兜里面的手机,照向声音的来源。“我操,这特么都能进来!”忽然意识到,高处的窗子一直都是开的,可是这么高都能进来!我都进不来,也不知道这东西怎么进来的!“你妈的醒醒!”我用手怼了怼熟睡的同伴,可是这小子睡得真死,这都不醒,我看尸体越来越近,我使劲踹了他靠的桌子,大骂,“操,你他妈倒是醒啊!”这货被我用这样的方式吵醒,睡觉气顿时暴起,“你他妈的……”一看到灯光下的尸体,顿时老实了,瞬间搬起个椅子砸了过去,“我操,咋进来的!”我看他丢桌子砸,我也学了起来,也随手抓了个椅子抡了过去,并且大叫“应该是上面的窗户”可是这椅子虽然能减缓他前进的速度,但是他毕竟始终在向我们走近。这小子被逼急了,把平时打架的能力都施展了出来,三下两下就卸下来一条凳子腿,大叫“妈的,老子跟你拼了!”然后就冲上前去,朝着尸体一顿砸!我见此也效仿了起来,也冲上前打了起来,可是由于光线太暗,两人又因为恐惧十分慌乱,在慌乱之中,那死小子狠狠的给了我一棍子,我瞬间感到头晕目眩,眼前的黑,黑的更加纯粹,我倒在了地上。当我再睁开眼睛的时候,我发现我似乎还是在这间屋子里面,但是突然我看到那尸体的脸庞又出现在我的眼前,只不过似乎穿上了护士的服装,吓得我一下子就爬了起来。我看到屋子的窗户居然正打开着,一点都没有犹豫的就冲了过去,然后一个翻身就跳了出去。因为我知道,这是一楼,我只要跳出去就能够远离这个恐怖的东西,我非常高兴,但是在我跳出去的那一刹那,我似乎听到身后传来女人的声音:“快来人啊,精神科58号床的病人从9楼跳下去了!”????

如果感觉这篇文章不错的话 请投一票点赞一下吧!


上一篇:生命倒计时


下一篇: “一室一厅”

你可能喜欢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