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今天是
删稿、商务合作Q.Q:⒉⒍⒊⒌⒍⒍⒐⒎⒎⒉     
首届讯易杯

嘻哈王子

来源:讯易网作者:hanfeihan时间:2018-05-14 15:10:59阅读:

第一章 屌丝出名我三十岁了,依然是个屌丝,而且是千足金的纯屌丝,无房无车无女人,最原始的性冲动要靠勤劳的双手解决,我清楚地记得,我的第一次献给了我的右手。我在高三的时候,成了学校的名人。那是高三的一个闷热下午,高考的压力,紧张的复习把每个人都压的喘不过气来,我需要释放,需要解压,于是我找到我们班的“教皇”(因为他非常黄,已经到了最高级别,所以被粉丝们取名“教皇”,教皇之下还有“教授”) 。“教皇”很蔑视的对我说:“现在才来,是不是太晚了点,不过,既然你已经开了口,我会在适当的时间给你手抄本的经典启蒙黄色小书,耐心等待。”“教皇”是我很尊重的人,他的话令我深信不疑,但是一个月过去了,我还没收到启蒙书,我觉得他日理万机,确实忘记了。没想到,几天后,“教皇”履行了诺言,而且就是在他说的适当的时间。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那天是物理课,一门我最不喜欢的课程,教我们物理的是一个五十多岁的女老师,夏天这么热,但她每次上课都穿长袖长裤,从来不穿裙子,保守固执的像牛顿定律一样不可改变。那天我坐在倒数第二排的课桌上无聊的托着腮帮子发呆,大家都埋头做着物理老师黑板上板书的物理题,物理老师则在班级里“巡视”,当经过我的课桌时,我立即埋头,假装演算,物理老师看了看我,径直走过,就在这时,不知从那个地方落下一本书,发出“啪”的一声落在我课桌上,本来走过的物理老师,听到声音,本能的回过头,看到我课桌上的一本发黄破旧的小书,以为是写满物理公式的小抄,她转身退回来,拿起这本小书,翻开看,我偷偷看着她的脸,惨了,她的脸一会红一会青的。忽然听到这个老女人大声且生气的说:“杜子腾,给我出去。”后来,她把那本书上交给教务处,教务处处长,亲自找我谈话:“杜子腾同学,你让我说你什么好,马上就要高考了,你竟然如此堕落,看黄色小书,你告诉我,你为什么要这样作践自己。”我心里很害怕,但我鼓起勇气说:“梁处长,我要是说我根本不知道那本小书,没看过里面的内容,您能信吗?”“你觉得呢,给我滚出去。”梁处长立刻暴怒,我很害怕,赶紧跑了。我被记了大过,并且从此之后,我在物理课上看黄色小说的事迹传遍全校的角角落落,有时候我走在食堂的路上,都被人指指点点,我出名了,成了全校最让人鄙视的人,因为我大胆的行为超越了“教皇”,被我们班后排党取名为“天皇”,然后我只想快点毕业。第二章 恋爱 我高二的时候有段恋爱,我觉得这是我高中做得最勇敢最屌的一件事,写情书追求我心目中的女神。因为学习成绩不好,我被分到文科差班,但我感到很庆幸,没有被开除,因为我学习成绩四门加起来不到三百分(语数外、文综加起来一共八百分)。我依然坐在倒数第二排,坐在我前面的是个矮胖女生,叫什么李翠,还是王翠,记不清了,每天课间总有一个短头发很好看的女生来找她聊天,据我观察,她两个月来,从没间断过,我觉得她对我有意思,因为她每次都会看我,于是,我喜欢上了她,我要向她表白,我写了一封很长的情书,让胖女生转交给她,之后,我等了两天,女神回信了,我迫不及待的打开,里面写道:我们现在最重要的任务是学习,请你以学习为重,不要谈儿女感情。我第一次表白被无情的拒绝,我失恋了。我发愤图强,抛却了儿女私情,努力学习,最终期末考试,我进步了。我表白的女生考了倒数第一,我倒数第二,我觉得她太差了,多谢她不答应之恩,要不我就和学习不好的在一起了,多丢人。这是我的第一段恋爱,还没开始就夭折了。第二段恋爱发生在大学,确切的是说大学毕业前的最后一个月,我和她同在大学英语补考考前辅导班,我们聊得来,她是个四川女孩,长得那叫一个漂亮,皮肤好的能捏出水来,我感觉我爱上了她,马上都要毕业了,我不能错过她,要不我会终生生活在悔恨和痛苦中,我决定向她表白,采用最浪漫的方式,夜晚来临,我在她宿舍楼下摆满蜡烛和和玫瑰花。为了壮胆,我邀请宿舍兄弟陪我去,我举着鲜花,大声喊:“冉翠翠,我喜欢你,做我女朋友吧。”所有人都起哄,然后就看见一盆水从天而降,直接浇灭了地下的蜡烛,天杀的,是谁这么绝情,当时,我的心像冰激凌一样冰凉,然后一盆接着一盆,全部浇在我的头上。然后,楼上传来齐刷刷的声音:“冉翠翠,不喜欢你,她有男朋友了。”我成了毕业前最大的一出悲剧,我再次失恋,我患上了恋爱恐惧症。第三章 工作我高中成绩不好,专科二批都没有被录取,我落榜了,等到九月份,大学要开学的时候,终于有一家高职打电话,说我基础很好,潜力很大,来他们学校很有发展前途,绝对能让我上最好的专业,就业不成问题,录取通知书上没有写具体专业,只写了被什么系录取,我是被医学系录取,我们全家都很高兴,因为在现在这个社会,当医生很吃香。等来到学校,我看到自己被分配的专业,都哭了,再回头看我爸,已经哭的不行了,才知道他们所谓的最好的医学系只有一个专业,遗体整容,给死人化妆,我们爷俩抱着哭成一团,最后我爸说了一句话,才让我定了心留下来,他说,挣不了活人的钱,咱挣死人的钱,学好了一样吃饭。等到上课的时候,我又哭了,遗体整容是今年新开的一个专业,第一年招生,整个系就一个老师,名字叫王大蛋,是殡仪馆退下来的一个男遗体整容师,返聘到学校的,一个系也只有我一个新生。上了半学期的理论课,放假前最后一节课,我的恩师通知我,明天随他到市里殡仪馆上实践课,听到这个消息后,我失眠了。第二天,我起了床,穿上了黑色系服,胸前带上布制的小白花,跟随同样打扮的王大蛋老师,乘坐出租车赶往市殡仪馆,出租车司机把我们当成死者家属,一直安慰我们要节哀顺变。到了殡仪馆,司机说不收我们钱,就当随个分子。第一次坐免费出租车,还是很开心,第一次进殡仪馆,很害怕。到了遗体整容室,王大蛋老师笑眯眯的看着我,很神秘的说:“杜子腾同学,你今天很幸运,昨天刚送来一具尸体,是个女的,她是跳楼死的,头着地,头部损坏很大,所以处理起来很复杂,当然,越复杂的情况你越能得到锻炼。”我们耐心等待,王大蛋老师依然笑眯眯,估计他是故地重游,等于小媳妇儿回娘家,自然很开心,而我两腿瑟瑟发抖,我是真害怕啊。走廊里传来啪啪的脚步声,越来越近,随着开门声,一个移动铁质平板车推了进来,车上躺着一具尸体,盖着白布,看到白布,我的腿开始不听使唤,两眼发晕,当王大蛋老师揭开白布的一刹那,我看到一张苍白凹陷的脸,然后就没有然后了,我晕尸,事后听王大蛋老师说,当时他吓坏了,殡仪馆太偏,不好找车,正好殡仪馆的灵车今天不用接尸体,就用灵车把我送往医院,人家都是从医院将尸体送往殡仪馆,这时殡仪馆开馆头一次,从殡仪馆往医院运人。这次实践操作课,我没有及格,王大蛋很失望,我很绝望。三年呐,我都是在恐惧与痛苦中度过的,真他妈不是人过的日子,别人的大学生活都很美好,我的大学三年惨不忍睹、惨剧人寰,在我精神快崩溃的时候,我毕业了。因为是第一届毕业生,如果不能就业,医学系的就业率就是0%,所以我毕业找工作的时候,整个系都忙疯了,最后还是王大蛋老师托关系、舍面子,在市殡仪馆给我找了个工作,市殡仪馆让我做遗体化妆工作,当我打开白布的一刹那,我晕过去了,市殡仪馆领导也没有办法,就把我安排到门口,做保安,保安挺好,起码不用给尸体化妆,只需要给运尸体的灵车开门。我成了殡仪馆唯一一个有编制的保安。第四章 做梦我这种屌丝,最喜欢幻想做梦,梦有时会让我感觉更真实。有一天,我醒来,发现自己趴在一张巨大的办公桌上,旁边有一个穿着黑色系服装漂亮的美女,在旁边轻轻的叫我:“杜总,你是不是哪儿不舒服,要不要派飞车送您回家。”我一脸诧异,看着她:“你叫我什么。”“杜总,您怎么了?”美女很关切的追问道。“我这是在哪儿。”我问道。“哦,杜总,您在未来大厦顶层,您自己公司的办公室。”美女微笑着,眼里有一种仰望的柔和目光。“未来大厦?哦。”我还是不明白自己在哪儿。“杜总,我看您是累了,我送您回家吧。”美女说完,拿起手臂轻声说着什么。“好。”我也不好说什么,随口答应。我站起身来,美女给我披上大衣,将我引导到办公室一面墙上,我感到很奇怪,这时墙忽然打开,一辆飞船模样的汽车停在半空中,然后看到梯子搭过来。周围的景象是我这辈子都不敢想象的,各式各样的飞船在高入云端的建筑物间穿行,往下根本看不到地面,我跟美女上了飞船。不久,飞船停了下来,门打开后,一面墙也同时打开,我和美女走进房间,房间很大,很有科技感觉。这时又走过来一个美女将我的大衣脱下,挂起。“杜先生好,小美告诉我,先生累了,提前回家,您先泡个澡,楼下浴池的水温已经调好了。”美女的声音十分温柔。原来陪我来的美女叫小美,但不知道这个叫什么。我只能听从,她的声音太轻柔,让人无法拒绝。我准备脱衣服洗澡,但看她没有要走的意思,我诧异的看着她。“小姐,你不回避一下吗?”“杜先生,您今天怎么了,这么客气,平常从来都不叫我小姐的。”“那我平常这么叫你。”“您平常都叫我冰兰。”我明白啦,这两个美女,一个叫小美,一个叫冰兰。但我也清醒地知道,我这是在做梦,但奇怪的是这个梦又这么清晰真实,我很清楚自己是个屌丝,估计是我在现实中太过压抑,需要在梦中释放一把。不走就不走吧,反正是做梦,在梦中如何过分都不算什么,梦醒之后,我依然是屌丝。游泳池非常大,一个人洗甚是浪费,我对冰兰说: “美女,和我一起洗。”冰兰点点头,脱去了外套,剩下的是三点式的比基尼,这个倒和现实中的一模一样,我俩在游泳池中嬉戏打闹。冰兰的身材非常性感,长得很精致,皮肤白皙,有一种古典美。这时冰兰将嘴贴到我的耳边,轻声说:“先生,两个小时已经过去了,现在可以用主餐了,今天的主餐是烤全羊,选用的是两个月大的乳羊,您平常最喜欢吃羊肉了。”冰兰不说我倒没有饿得感觉,她一说,我这边感觉十分的饿,我走出泳池,冰兰拿来大毛巾将我身上的水擦干,然后又拿来棕色的睡袍,我换上睡袍,上楼。冰兰将我带到餐厅,餐厅就是整个一层,房间中央摆着长桌子,座子上方有投射的影像,桌面上有显示屏,上面显示,烤乳羊,各种营养成分,而且提醒说,根据我体质情况,已经去除多余脂肪和蛋白质。这时,墙面打开,从里面走出两个高挑的长的一模一样的美女,其中一个美女推着一辆小车,车上有一个金属扣盘,盘子里应该是烤乳羊;另外一个手里拿着一瓶红酒,两个人带着相同的微笑向我走来。几乎同时,两个人将金属扣盘和红酒摆放在离我很近的桌面上,然后,这两个人同时坐下,之前的小美和冰兰依次坐下。我觉得有些尴尬,四个美女陪我用餐,从来没有过的体验,但看她们,毫无违和感。她们都很健谈,每个人的声音都很有特色,有的清脆有的轻柔,总之很好听。我能真真切切感觉到烤乳羊的香嫩,葡萄酒的芬芳,我觉得这个梦太过分了。“杜哥哥,你今天不舒服吗,怎么一直皱眉头呀。”双胞胎美女中坐在我左面的望着我,关切的问道。“我、我,我感觉有点累。”我也不知道说什么,只能敷衍说自己累。“哦,那用完正餐,稍微锻炼下,就休息吧,我给你按摩,你最近太累了,我和思萱姐姐商量,我们一起去太洋您的私属岛屿巴岛去渡假,也好久没见向梦姐姐了。”“向梦?”我脱口而出,我想这得有多少美女啊。“是啊,思彤说的是啊,我们很久没有见向梦了。”思萱接着说。“你们三个陪杜总去吧,未来星际这边事务由我来替杜总处理。”小美看着我。“辛苦小美姐姐了,回来的时候我给你带椰子。”思彤笑着说。原来这两个双胞胎妹妹姐姐叫思萱,妹妹叫思彤,思萱稳重,思彤俏皮可爱,我平常都很木纳,但此时我反映如此快速,真的很佩服自己,给自己点个赞。难道这是单身狗的春天吗,可以摇着尾巴享受阳光的温暖。我要再次提醒我自己我在做梦,梦再美好,终归是梦。吃完烤乳羊,肚子有点撑得慌,想去走走,思萱看出我的意思,领我去楼顶。乘坐悬浮电梯很快达到,楼顶很大,用大的玻璃罩子罩住,楼顶地面有亭台楼阁,有水池,还有桥,水也是流动的,这时,我抬头看,发现头顶是蓝天白云,太阳高挂在东方,刚才还看到外面已经天黑,这会确实白天,我觉得肯定跟这个大玻璃罩子有关系。我心中虽然充满疑惑,但却很开心兴奋。半小时后,思萱和我乘坐悬浮电梯下楼,我准备去卧室睡觉,思萱看着我,说:“杜哥,你是不是忘了件事情?”“什么事情?”我不明白她为什么这样看着我。“散完步,你还要去体质检测室每日检测。”“每天都要检测吗?”“是啊,每天都要检测记录你的身体各项指标数据,以此来分析预防疾病的发生。”“好吧,哪得等两个小时啊。”“哈哈,杜哥,你真幽默,只需要五分钟,哈哈哈。”我不明白我哪里幽默了,我每次体检都需要两个小时以上,我随思萱走进检测室,感觉到一种高大上,逼格很高,我走到正中央坐在一把白色椅子上,然后就看到一个仪器,在我周围旋转,我闭上眼睛养神,估计还不到五分钟,思萱说已经ok了。我在走向卧室的走廊里,思萱轻声说:“杜哥,检测结果出来了,检测结果是你的身体很健康,但就是你的肾上腺素分泌比平常多,发生了窦性心律不齐,导致你紧张兴奋,你需要休假了,明天去巴岛吧。”我在想,明天我就去不了了,明天我就醒了,回到殡仪馆,看着灵车呼啸着来呼啸着过。“好好。”我答应着。思萱把我送到门口,跟我说晚安,然后离开,不一起睡吗,可能是我想多了。自动门打开,我走进卧室,看到思彤穿着薄薄的睡衣躺在床上,我的脸瞬间红了,我很害羞。思彤看到我,立刻开心起来,笑成了一朵花,看到如此可爱的美女躺在床上对着你笑,更加确定了我的判断,这是梦,接近尾声的梦,我要抓住梦的手,最后疯狂一把。“你是思彤?”“杜哥哥,辛苦了,我给你按摩,你平常最喜欢我给你按摩啦。”“好啊。”我躺下,思彤坐在我旁边,从脖颈按,她的手柔软,按摩力道正合适,很舒服,躺在床上,一个穿着薄睡衣的可爱美女给你按摩,你最想做什么,不用我说,你已经想到了,对,是的,我睡着了。第五章 回不去了我睡醒了,但我没有立即睁眼,昨天的梦是那么真实,我闭着眼用手左右摸,什么都没有摸到,我知道我的思彤不在了,这本来就是个梦,真不想醒啊。我缓缓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还在昨天的床上,我感到恐惧,难道我的梦还没醒,还是我被困在梦中了,或者这就是现实。我坐起来,看着熟悉的房间,我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继续睡又睡不着,我决定不再掩饰自己的诧异和无知,我要彻底揭开谜底。我喊人,很快有人进来,是昨天给我按摩的叫做思彤的可爱型的美女,我看到她对我甜蜜的笑,我也不能太过随便,回以微笑,如果有个美女,一大早你一起来都对你笑,这种感觉还是很好的,但我不能沉迷这种感觉,我要弄清楚怎么回事。我对美女思彤说:“美女,你把其他人召集到大厅,我有事情要说。”“我马上去,杜哥哥。”思彤向我眨眼,然后像一阵风一样离去,真是风一样的女子。我迅速穿好衣服,我在我的抽屉里找东西,我要找我的iphone4,最终我找到了,但就剩15%的电量,都怪自己昨天睡觉前没有及时充电,iphone4要每天充电,一天不充电第二天都贫血。还有15%的电量,够打个电话了,我要报警,我可能被绑架了,被四个美女绑架,历史上最温柔的控制。我拨通110,一点声音都没有,我看手机屏幕,一点信号都没有,没信号的地方,不是几百米深的地下,就是人迹罕至的深山老林,总之,警察叔叔不会来救我啦。我想哭,但一想,老爷们哭太丢人,我不能哭,因为我很纯洁。我鼓起勇气,穿好睡衣,走出房间,来到大厅,看到小美、冰兰、思萱思彤姐妹分别坐在白色发光的悬浮物体上,这又是什么高科技座椅,不管这么多,我要事实真相,不能再被控制了。她们很温柔的看着我,我却感到恐怖,我忽然向她们四个跪下求饶:“四位姐姐,你们大人有大量,放我回家吧,我就是一个屌丝,不是什么富二代、官二代,在我身上花心思是种资源浪费,你们四个大美女中随便一位都可以嫁给张朝阳、王思聪这种有钱人,我是苦逼穷二代,没有钱的。”我说完,小美眉头紧皱,冰兰、思萱诧异的望着我,再看思彤,噗嗤笑出声来。“杜哥哥,你说的什么啊,我们都听不懂,什么屌丝、富二代,是一种水果吗,我就说嘛,杜哥哥从昨天回来都有些奇怪,你们还不信,现在信了吧。”思彤已经笑的不行了。“杜哥,你是不是觉得我们太辛苦了,哄我们开心啊。” 思萱温柔的说。我都吓成这样了,还哄你们开心,我的心得有多大啊,两天前,我还是殡仪馆的保安,现在是什么未来星际的杜总,身边还有四位美女,我以为是梦,但我一觉醒来,发觉不是梦。我该怎么证明自己是个屌丝啊,对,我有iphone4,用iphone4的基本都是屌丝。我掏出我的爱机iphone4,举起来,说:“这是iphone4,乔布斯临死的时候留下的最经典的作品,我都用了五年了,虽然慢的像蜗牛,但从来都没死过机,你们这肯定没有,你们总该相信我了吧,放我走吧。”四个人接过我的手机,轮流翻看,小美望着我,对我说:“杜总,您这是从哪儿发现的古董,我们都没见过,乔布斯、iphone4没听说过,星际历史上也没记载,不过这个东西看着挺古老的。”Oh,我的上帝,她们叫苹果手机古董,你说吓人不,我想让她们明白我的意思,这样反而令我更加急躁:“手机,就是远距离通讯的工具,你们异地联系,不用手机吗。”“手机?异地沟通用手臂啊。” 小美反问道。我没听错吧,用手臂,这是恐怖故事吗,我已经吓得舌头发麻,结结巴巴的说:“用手臂?怎么个用法?”小美听完我说的,拿起手臂,喊道:“接通冰兰。”再看冰兰的手臂发出声音,冰兰将手臂靠近嘴巴,说:“请说。”天哪,竟能听到两个人的声音,而且是从手臂传出的声音,我也是醉了。我问道:“你们怎么充电。”“靠人体生物电。”我去,人体给手机充电,吓死宝宝我了。“你们是机器人吗?”“不是机器人,和你一样的人,只不过你是星际最优秀的人。”我靠,我还优秀,我都吓得快尿裤子了。“那,那现在是什么年份?”“星际6106年。”“现在人口有多少?”“两千万人整。”“你说的是这个市里的人口吧。”“是整个星际,我们所在的未来星,和未来星以外的人生存的星,总人口加起来。”什么?一共才两千万,还是整个宇宙加起来。“才两千万,这么少。”“已经不少了,宇宙资源合理配置,两千万人一个星际年的消耗都很大,要不是您一直这么仁慈,人口会保持在一千万,这个最合理。”一千万,还没有河南郑州人口多,有没有搞错。我的上帝,我怀疑我是不是在一群精神病人中央,四个美女精神病,病的不轻。我该咋办,我的孩儿。我的疑问还很多,我必须问清楚,要不我精神会出问题。“我是谁?”“您是未来星际总长杜先生,您是整个星际最优秀的人,有最最贵的血统、最优质的大脑、最强壮的基因。”“你们是谁?”“我们是匹配您管理、生活、精神等各个方面的伴侣,我们可以和您繁殖后代。”“是我的妻妾。”“是匹配伴侣者,我们都与您一起渡过星际年,能与您一起,是我们的职责和荣耀。”“有多少人。”“十人。”“杜先生,这些您都忘记了啊,我们马上做检查,检测您的大脑是不是有被超级病毒侵蚀了。”我被她们带到检测室,无器材全影环状绕行检查,检查结果是我大脑没有病毒,十分正常。四个美女很高兴,发自内心,但我很害怕,发自内心。第六章 休假肉体,肉欲,充斥着这座岛屿,这是我的私属定制岛屿----巴岛,沙滩、美女、音乐、冲浪、绿色的类似酒的饮料,完全是休假的理想场所,是世外的天堂。我终于见到思彤说过的向梦了,当她向我款款走来的时候,我也是醉了,一个字描述,性感,太他妈的性感。我流了鼻血,不过又吸了回去,咽下肚。向梦把右手搭在我肩膀上,我整个人都酥软了,我想困觉。我爱游艇,我爱滑板,我爱美女,我就是最优秀的人,宇宙第一帅,我有十个老婆,不,这儿不叫老婆,叫伴侣,能困觉的。我不是屌丝,谁要是再叫我屌丝,我就咬谁,我是天生的高富帅,宇宙第一帅。我是杜哥、杜总、杜先生。我色咪咪的看着向梦,向梦性感的看着我,我轻声说:“梦姐姐,我想怎么玩都可以吗?”“这是你的岛屿,你怎么样都行。”我立马兴奋,变身派对动物,happy起来,起来嗨。这时候,你可以用慢动作来看我,穿着大花裤衩,右手拿着水枪,在海岸奔跑躲避,是的,你能看见一个排骨在移动。一群美女在追逐我,除我之外一个男的都没有,I AM KING。我睁不开眼睛,好几个美女都在射我,我为了躲避,向海里游去,忽然,一个大浪过来,我被打回岸边,站起来,口里吐出一只小螃蟹,但我发现所有人都在笑,我往下一看,坏了,我的大裤衩被冲走了,我裸体站在所有美女面前,我羞愧的满脸通红,捂住三点,向海里跑去。Yamada,我去,我靠,卧槽,吗隔壁的,我太傻比了。晚上,篝火晚会,我本打算躲在房间里,但向梦、思彤一人拉着我的一只手,硬生生将我拖到外面。我索性放开,这才是休假,这才是party,吃喝玩乐,无乐不作。在酒精作用下,我跳起了广场舞《小苹果》,大家都看呆了,时间停止了几秒钟,之后,大家和我一起跳起来。现在,我被众多美女包围,这不免让我感叹,想当年,我跟一女性网友在腾讯QQ上聊了2年半,都已经敞露心扉,比如她跟谁困觉,都会告诉我,而且,她说,每次跟人困觉后都能赚钱,我觉得她很厉害。如果我能娶了她,我赚大发了,我祖坟都得冒青烟,何止冒青烟,祖坟都得爆炸。我越来越佩服她,我鼓起勇气向她表白:“美女,我很喜欢你,你喜欢我吗,如果喜欢,你喜欢我哪一点?”过了很长时间,她回复了:“我喜欢你离我远点。”之后她删了我的QQ,我失败了。然而如今,美女如众星拱月般环绕在我周围,我很happy。如此嘻哈的经历,过着王子般的生活,我就是嘻哈王子。第七章 星际工作我原来只是殡仪馆看门的保安,如今做最高统帅,这也是没有没有的啦。渡假生活结束,回到了未来大厦。一大堆国际事情要处理,我也不太懂,多亏有小美,可以替我处理。以前,总听说这个思聪那个启刚,三十岁不到,几百亿,我只有500万,像素。出了大事,月球区发现了一名极其变态疯狂的面具男,夜间行动,专门袭击年轻女性,最后拿走他们的内裤,现在已经严重威胁年轻女性夜间活动。需要我及时处理。最高统帅,就应该面到微笑,说话有水平,宇宙超级警察和助手们都用很渴望的眼神看着我,我说:“抓。”大家瞬间明白了,出动飞行侦查机器人、抓捕机器人等全城行动,在我说完七分钟内抓到了凶手,带到我面前。凶犯抓到,但是警察首领却面带愧疚,我未开口,她直接道歉:“请统帅责罚,没有在五分钟内抓到凶犯,请解除我的职位。”我靠,七分钟抓到凶手,这已经是神速,还嫌慢,我们那里的警察同志可能要五年,十年,二十年甚至一辈子。有数歌唱的:“爱你一万年,永不改变,我们这追凶都有追一万年的决心。”我说:“抓到就好,不要自责。”我接着对凶犯说:“你为什么要夜间袭击年轻女性,最后还要拿走她们的内裤?我很好奇。”那个凶犯一句话也不说。“我去,还是个害羞的罪犯,让他开口说。”我很愤怒这种猥琐且害羞的罪犯,最难对付。警察首领从包里拿出一个黑色胶囊状物体,然后轻轻抛起,胶囊物体悬浮在空中,随后迅速靠近罪犯,从罪犯的鼻孔进入,罪犯狂抽搐,大声喊叫,然后瘫在地下,抬起头来,眼睛直白,轻声说道:“请问我,我将如实回答。”我被吓到了,但强忍到:“你为什么夜间袭击年轻女性,最后还要拿走她们的内裤?”罪犯眼睛一亮,说道:“我觉得世界上的女人都是骗子,特别是漂亮的越喜欢骗人,我曾经疯狂的爱上了一个女人,很漂亮的那种,我为她倾家荡产,为她妻离子散,为她不惜与全世界为敌,可最后她耗空了我,决然离开我,找都找不到,只给我留下了了一条内裤,看到这条内裤,我就恨,就愤怒,所以才走上这条让我释放的路。”“因爱生恨,你还爱着她。”“胡说,我不爱她,我只恨她,甚至找到她,我会杀掉她。”警察首领开口说道:“此人有杀人倾向,要关到宇宙情感监狱。”我对警察首领说的什么情感监狱一无所知,但我认为这个顶多属于道德低下的人,教育下放了即可,也不至于关到监狱。“要关进监狱吗,有这必要吗?”警察首领接着说:“非常有必要,统帅,如果放到宇宙空间,会十分危险。”我看他意志坚定,也没说什么,就按照警察首领说的去办。于是,危机解除了,未来星际依旧美好平静。第八章 斩首既然我有如此大的权力,我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你猜我下一步最想做啥子。我要选美女,选全宇宙所有的美女来和我生活,我下了宇宙令,我最亲近的属下,积极去海选,最后选出100位各个星球顶级美女,送到我面前,我十分高兴,异常兴奋,命令100位美人全部穿旗袍,旗袍要漏大腿,命令一下,100位美人哗然,全部从大厦跳下自杀,真个宇宙震惊,全部反抗,几个月后,我被推翻,被关进宇宙监狱,宣判死刑,第二日清晨按照最古老方式执行。清晨很快到来,我在断头台上,我要死了,我痛苦万分。对,是被斩首,大庭广众之下,我的头卡在一个洞里,上面的断头刀掉起,我要死了,作死的。一声令下,断头刀落下,我后悔万分,我当这个宇宙之主干什么,最后连命都没有了,都已经晚了,我闭上眼睛,后背一身冷汗,我感觉到刀落到我脖子,死定了。我猛的坐起,周围一片寂静和黑暗,我还在我的床上,原来是一场梦,庆幸是一场梦,何必追求那些虚无的名利,活着多好。

如果感觉这篇文章不错的话 请投一票点赞一下吧!


上一篇:株洲抗日传奇之杨家军


下一篇: 收废品的老夫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