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今天是
删稿、商务合作Q.Q:⒉⒍⒊⒌⒍⒍⒐⒎⒎⒉     
首届讯易杯

是抛出的茶盅

来源:讯易网作者:hanfeihan时间:2018-10-14 14:54:58阅读:

永昌写字楼。 永隆投资公司老总刘永隆出外巡视了1个月,6月底回来了。合伙人黄英问:“走了一圈,会有*益吗?” “有点。”刘永隆说:“咱投资的七八个项目,包括这永昌写字楼投资的10%,预计上半年总*益合计可得50万。” “永昌写字楼18号那天出事了。”黄英说:“楼上不知哪个掉下1个茶盅砸中楼下街边补鞋、擦鞋的65岁王鞋匠脑壳。” 刘永隆说:“是说嘛,我在十字口看见王鞋匠,他一会儿往南光东路走,一会儿又后退往南光西路走。直到看见我,才跟在我身后回永昌写字楼。好像脑瓜有点儿不大灵光了。” “可怜,”黄英说:“就补鞋、擦鞋,现今脑壳又有问题,晚年怎过?” “唉……”刘永隆叹口气,又说:“该查呀,谁掉下的茶盅?打烂了永昌写字楼招牌。” “公安、法院已尽力了。”黄英说,听我给你慢慢讲:“王鞋匠报案当天,派出所治安科谢家才连夜来到永昌写字楼,召集写字楼150多名值日员工站在永昌写字楼外*会。报告了王鞋匠被茶盅砸头的概况。宣传:团结、友爱、担当、和谐、美好。希望责任人主动承担。可是呀,当今的事:利益,人人勇往直前;利害,人人望风而逃。我股骨头有病,两个钟头屁爬骨都站疼了,肇事者就是不站出来。其实,谢家才说得好呀:‘是哪位写字楼业主洗茶盅不小心掉下楼,应承担33。333……%的责任;王鞋匠自己承担33。333……%——1年多来,我们治安科、城监队给王鞋匠说过不下24次,不能在街边任意摆摊设点,危险;我们治安科、城监队也应承担33。333……%——没管理好’。” “哟!”刘永隆说:“这治安科谢家才倒是个清官。但是,肇事一件三家摊,永远除不尽、分不清呀!还有,王鞋匠好像不是被永昌写字楼上‘无意间’垂直掉下的茶盅砸着的——有故意扔茶盅嫌疑。我注意到,他跟在我身后回永昌写字楼后,就坐在路沿石上冥思苦想,他坐的路沿石正是他搁皮鞋箱的地方,离窗户垂直线有10米的距离,必是抛扔出的茶盅。心理学上叫失忆停留——就是说他失忆或脑瓜模糊之前,深刻的事儿已烙在他脑壳。不信,我俩去看看,王鞋匠必定没走,还在坐下,站起,坐下,站起,不时回望大楼。还会表演被砸时的小品,定格。你的手机设置成录像功能,我们去记录一段视频。” 黄英听刘永隆说教,果然记录了王鞋匠的小品表演,完完全全是*刘永隆的假说。其中,王鞋匠摸着后脑勺,仰望4楼王胖子茶楼10秒。刘永隆说:“可能就是王胖子干的。” “可是,”黄英说:“有这么好的清官,责任人也不主动挺身而出。要是早6、70年前,黑狗一阵棍棒昏打,喝斥:‘站出来,谁掉下楼的茶盅?’必有共产党员站出来了,喝一声:‘放下棍棒,是我!’写字楼没共产党员呀,也是治安科越温柔,肇事者越不宜适好。不知还要*好多次会?我一点儿都站不得,不但两腿酸疼,股骨头就像被撕裂。幸好你回来了,下次罚站,你去。” “我去?”刘永隆笑说:“凭啥?” “你是老总!”黄英说。 “我俩只是合伙人。”刘永隆说:“财大毕业,第一天*生意*始就是合伙人。啊,对了,你刚说老总,对的,找老总!我该去问问永昌写字楼的总经理龚天乐。” 刘永隆来到永昌写字楼物管*。总经理龚天乐大喜,说:“永隆,回来了。该你上第一线。” “啥事?”刘永隆问。 “想必你已经听黄英说了。”龚天乐说:“咱永昌写字楼出了件事,高空抛物,茶盅砸着楼下王鞋匠。” “正是为这事来问问,”刘永隆说:“案子进展到哪个阶段,责任人是否自首?” “自首?”龚天乐说:“自首倒好了,就是没人自首。派出所治安科将案子移送到检察院,检察院公诉到法院。上周*庭,永昌写字楼在册员工150多人全得到传票,成了被告。笑话,这150多人全到庭受审,大部分人只能坐听众席,倒像群众集会了!” “是有点笑人,”刘永隆说:“高空抛物伤人案,在全国咱江阳市不是第一起。都是糊涂官判案+1粒耗子屎坏1锅汤;都是1栋楼人人担责,赔偿均摊,也就不笑人了。退回来说,派出所治安科也没穷尽自己的侦破职责。该一查到底,追究责任人才对。” “怎没穷尽自己的侦破职责?”龚天乐说:“派出所治安科当晚就召集永昌写字楼*了会,第二天又动用了2名侦察员和狼狗,取了茶盅的指纹,与永昌写字楼临街的名目繁多的公司、茶楼、咖啡吧、大小超市,依据工资发放名单与150多名在册员工核对;再用狼狗闻了茶盅寻找肇事者。可能是指纹模糊吧,也可能洗过的茶盅根本就没采到指纹,折腾1天,找不出责任人。” “哪最后咋*!”刘永隆问。 “咋*?”龚天乐说:“这要说到法院了。先说*庭那天,我永昌写字楼物管*经理不到庭无论如何都说不走的。我按时到庭了,看了看,连我只4个被告到庭——明明知道不可能150人到庭,发150多张传票干啥?法律是儿戏!最后,只好宣布‘没到庭的缺席判决’。再说一审吧,王鞋匠报案,治安科来永昌写字楼*会时,拿出医院出具的病例证明是‘皮外伤、脑振荡’,*庭那天又是‘脑振荡致神经受损后遗症’。” “法院判决是该依据医院最后诊断:‘脑振荡致神经受损后遗症’。现在王鞋匠回永昌写字楼,都找不着东南西北。”刘永隆说:“报案当天谁都不能结论会有后遗症。也可能对王鞋匠跟踪观察,发现有人找王鞋匠擦双皮鞋,给他1元,他却倒找补了别人9元。” 龚天乐继续说:“结果,一审判决如下:对王鞋匠的医疗费、误工费、一年生活费共计34。2万元,由永昌写字楼二楼以上90人均摊。每人赔付王鞋匠3800元,由永昌写字楼物管**集,交法院经济庭。你回来了,你也是永昌写字楼的股东。由你追索、*集34。2万元,交法院经济庭。” 刘永隆听到这里,说“听你所说,经济庭*案倒是按部就班、程序合规合理。但用今天的话说,不是不作为,而是乱作为。我只占永昌写字楼10%的股份,我不管。” “你西南财大毕业。”龚天乐说:“股份制管理你比我懂,永昌写字楼不是股份有限公司,应尽职责不分股份大小。今天我就将你的姓名、职务、学业报给法院经济庭。” 刘永隆考虑,看来自己是推不掉追索、*集34。2万元了。这34。2万元只包含了王鞋匠1年的生活费,王鞋匠1年后又如何生活?最好是查出砸伤王鞋匠的责任人。他问龚天乐:“当初王鞋匠被砸,派出所治安科又来侦察过谁是责任人。责任人就没留下点点蛛丝马迹?” “怎没留下?”龚天乐说:“有个砸中王鞋匠后掉在地上摔成两半边的茶盅。” “给我看看。”刘永隆说:“就从两半边茶盅上找责任人。” “你比治安科的狗儿还聪明!”龚天乐笑笑,说:“治安科的狗儿闻了两半边茶盅,又把永昌写字楼闻了个遍,两半边茶盅也没指认谁用它砸的王鞋匠。” “给我看看。”刘永隆说:“它会留下使用它砸了王鞋匠的人的影子——茶盅是会照见 人影的——陶瓷洗得亮,会照见人影。” “说得怪,”龚天乐说:“它不是电脑,有储存功能?” “两半边茶盅给我嘛。”刘永隆:“我自有*法。” 龚天乐说:“治安科保留*罪证了。我这儿只手机保留的照片。” “行了。”刘永隆说:“有照片也行。你把照片给我。” 刘永隆看了手机上保留的照片,是手画梅花茶盅。说:“这不是4楼茶楼的茶盅吗?责任人是茶楼老板王友芳了!” “你自认比狗儿聪明。”龚天乐说:“狗儿都没指认王友芳。那就你去找茶楼的老板王友芳。我与你一道去。看看你这个福尔摩斯怎样叫两半边茶盅说话。” “现在还不能马上去,”刘永隆说:“老板一般都是晚饭后到茶楼清账,送客,拉关系。咱俩晚上8点去。” 刘永隆回到永隆投资公司与黄英布置:“你把你的手机充足电,设置成录像、录音功能。8点10分来茶楼。谁在茶楼不管,光线充不充足不管,但要保证能录像能录音,你对我今天起的侦察活动都录像、录音。” 龚天乐、刘永隆8点准时踏进茶楼,王胖子招呼:“刘总,稀罕呀,1个月没见。咱大楼出了事,你倒躲得干干净净。” “我不是躲。”刘永隆说:“是出差。泡两盅成都茉莉花茶,我同龚经理坐坐,吹吹牛。” “好的,你们要分红了。”王友芳说:“坐雅间吧。” 刘永隆想,雅间隔音,一会儿利于黄英录像、录音,说:“行。”踏进了雅间。 王胖子转身,一会儿泡了两盅茉莉花茶端进雅间,黄英拿着手机也随后跟进。 刘永隆假意责备,说:“黄英,给你说过多少次了,不要当‘低头族’——出事的不只一两个。走路就走路,找我就找我。即便玩手机,也找着我坐下再玩。” “是,是是。”黄英说:“我也喝茶。”虽然头抬起,手机却没揣进衣袋,仍继续按刘永隆要求的工作,“玩”她的手机。 刘永隆回头见放在茶桌上的两盅茉莉花茶,问王友芳:“王胖子,茶盅换了,这手画梅花茶盅怎换成了贴花林黛玉?*贼心虚吧,茶盅换成林黛玉,你变不成林黛玉呀——你一身肥肉就不像林黛玉。”随即摸出自己手机,小声说:“王胖子,看看你的作为。”让王胖子看从龚天乐手机上截图拍下的梅花图案茶盅。他故意没用龚天乐拍下的两个半边梅花图案茶盅全图,而只用部份截取拍下的图案,让王胖子不知所云,如坠云雾之中。 “刘哥,”王胖子说:“我这茶楼梅花茶盅换林黛玉茶盅已两个月了。” “王胖子,”刘永隆笑哈哈说:“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你说些啥子哟!”王胖子说:“我这茶盅真换了两个月。” “龚经理,”刘永隆说:“王胖子不可药救,我们走。” 王胖子见龚天乐、刘永隆起身启步,说:“再坐一会儿嘛。”似乎有话要说。 刘永隆说:“龚经理,我们用不着在这与不可救药之人耽搁时间。”他本来是想,只要王胖子爽快承认,自己就承担王胖子0。333……%的一半,多出5厘也行。给永隆投资公司“*”下个好名声。现只能拍拍龚经理肩膀走出茶楼,低声说:“该*集的证据都*集了。” 第二天,刘永隆、龚天乐、黄英到了沙湾瓷厂找到供销科*100个手画梅花茶盅。供销科科长说:“1月前还能行。张画师跳槽了,没在本瓷厂。” 刘永隆假意说:“说些来扯哟,永昌茶楼不是6月19日才*了100个手画梅花茶盅吗?”他要反逼供销科科长拿出永昌茶楼*贴花林黛玉茶盅的证据。 科长边翻存根边说:“永昌茶楼6月19日是*了100个茶盅,是贴花林黛玉。因贴花与画花*价不同,故此留有存根。” 刘永隆说:“存根保存好。到时有人需要。”就同龚天乐、黄英离*了瓷厂。 茶楼小妹姚玉芳这几天正为茶盅事揪心,忽听黄英叫她,问:“黄姐,找我干吗?” 黄英说:“有人请你咖啡吧喝咖啡。” “我怎喝得起咖啡!30元/杯。” “别人请你,自然是别人*钱。” “那好嘛,我去。”姚玉芳答应,随黄英走到7楼咖啡吧。 刘永隆起身迎接姚玉芳,说:“玉芳,请坐。”将一杯咖啡加进1粒方糖,连同方糖盘推给姚玉芳,说:“喜欢多甜,自己掌握。” “哟,”姚玉芳说:“太阳从西边出?刘哥瞧上小妹了!” 刘永隆伸手用小勺搅拌姚玉芳咖啡,说:“玉芳这几天心情不愉快,喝杯咖啡,兴奋兴奋。” 姚玉芳拿过刘永隆手中小勺自己搅拌,问:“0。333究竟作不作数?” “怎不作数呢?”刘永隆说:“谢家才当初宣布的都作数。而且,我知道玉芳打工挣点钱也不容易。玉芳应承担的0。333……,我刘永隆给你承担一半。” “唉——”姚玉芳一声长叹,说:“谁都说我姚玉芳是茶楼洗茶盅的小打杂,砸着王鞋匠的是我。其实,那天晚上7点过,我正洗茶盅,王老板检查我的工作,鼻子哼哼,说:‘啧啧,茶盅全没洗干净’,抓在手中就……我以为她要砸我,还好,结果是扔到了窗外,还骂了一句:‘你洗的茶盅是撵客的!’晚上和第二天派出所治安科来永昌写字楼,我才知道扔出窗外的茶盅砸着了王鞋匠。” 刘永隆、龚天乐、黄英到派出所治安科找到谢家才,将采集的录像、录音给谢家才看、听。 谢家才详细看完、听完,说:“很麻烦。1、《刑事诉讼法》规定,录像、录音是不能作证据的;2、要抗诉、重新判决得检察院。” “法院判决我认了。”刘永隆说:“但希望谢公安当玩游戏,找王胖子谈次话。积累*案经验。” “你认了就行。”谢家才说。随后,他找了王胖子谈话。 “这个死女姚玉芳!”王胖子说:“我对她说过:‘为了茶楼声誉,为了你长期有活干,黑锅你背,0。333……我出。她一直没来自首?’不过,谢公安,案子要舀过,你的0。333……也跑不掉的哟!” 案子拖了2年多。王鞋匠只得到法院经济庭转交刘永隆催促黄英缴的3800元,但王鞋匠打给法院经济庭的*据是大写:“*到经济庭*叁拾四万贰千元正。” 案子结了,经济庭笑哈哈,谢家才笑哈哈,王胖子笑哈哈,永昌写字楼皆大欢喜。却再没再见王鞋匠补、擦皮鞋。

如果感觉这篇文章不错的话 请投一票点赞一下吧!


上一篇:他爱我胜过我爱他


下一篇: 掉包

你可能喜欢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