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今天是
删稿、商务合作Q.Q:⒉⒍⒊⒌⒍⒍⒐⒎⒎⒉     
首届讯易杯

万财

来源:讯易网作者:hanfeihan时间:2018-03-13 10:54:03阅读:

金万财跟他的名字一点都不一样,别说万财,连百财、十财都没有,穷得叮当响。金万财在他二十五岁前,村里的人都叫他“万财哥”;二十五岁后,村里的人都叫他“金穷鬼”。为什么是二十五岁?因为在金万财二十岁的时候,金万财的父亲突发心脏病去世,老金一辈子打猎攒下的资产就都留给了他这个独生子。

可金万财不仅好吃懒做,还喜欢赌,他既没有工作也不愿子承父业,仅五年,就把父亲留下的钱财挥霍光了,连房子也拿去抵债,后来又被村长刘大河赎了回来,刘大河和金万财的父亲交情很好,看在他父亲的面子上,让他继续住在这,并把老金临终前托付给自己的猎枪给了金万财,警告他如果再敢去赌,就把他腿打断。

于是,金万财每天早上带着猎枪去山里打猎,下午把猎物拿到镇上去卖,勉强能糊口。可因为之前嗜赌,村里的姑娘们都不愿嫁给他,怕他把家给败光,刘大河一开始还给他说过几个,可都嫌他穷,金万财自己也没上进心,刘大河索性不管了,他想反正金万财没再去赌,大不了无儿无女。

这天清晨,金万财像往常一样进山打猎,下了一天的雪,山里白茫茫的,大概因为冷,他溜达了很久,什么都没看到,一阵寒风吹过,金万财连打了好几个喷嚏,“算了,今天就这样吧。”正当金万财哈着气边搓手边往回走时,突然听见有声响,他举着枪悄悄靠近,躲在树后探头一瞧,发现一条母狼倒在石头旁奄奄一息,还有条小狼崽不停地用头蹭着母狼发出呜咽声,“原来腿中弹了。”金万财从衣服上扯下块布,母狼听到有人来,急忙想站起来,可因腿受伤,连试了几次都没成功,只得冲金万财呲牙,狼崽也呜呜地冲金万财直嚎。

“脾气还不小,别动,我帮你把腿包扎下。”母狼仿佛听懂了金万财的话安静下来。他蹲下帮母狼将血迹擦去用布包扎起来,“光这样不行,得把子弹取出来。”金万财一把将狼崽放进兜里,抱起母狼匆忙往家赶。

进屋后,金万财赶忙把门插上,将母狼放到床上,小狼似乎也感觉到什么,从兜里跳到床上,“还挺聪明。”金万财跑到刘大河屋里拿了医药箱又跑了回来,他将医药箱放下,从里面拿出需要的东西,“还好子弹不深。”作为猎户的儿子,他从小就听父亲说,打猎一不打幼小,二不打有崽的,三不打受伤的,金万财一直坚持着父亲的原则。母狼腿上的子弹被取出后,金万财用棉花蘸上药水轻轻擦拭伤口然后包扎好。“大功告成,过两天你伤好了,我就把你俩送回去。”说完他不禁打了个哈欠,倚在门口睡着了。

后几天,金万财一直小心翼翼没被发现,等到母狼痊愈后,便将它们送回山里。

初春,李慧湘来看望姐姐,她敲了敲门,开门的是金万财,李慧湘没见过他,问道:“这是刘大河家吗?”金万财打量了下她,猜她应该是李慧琴的妹妹。“是,他赶集去了,你进屋等吧。”“好,不过你是?”“我叫金万财,是刘大河朋友的儿子。”李慧湘经常听刘大河提起金万财的父亲,知道金万财口中的是谁,不过还是问了句:“你是金叔的儿子?”金万财点了点头。

中午,刘大河两口子从集市回来,看到金万财正和李慧湘聊天,李慧琴走上前问:“妹子,你咋来了?也不和姐说一声,家里没啥好吃的招待你。”李慧湘看到姐姐回来了,答道:“没事姐,我又不是啥贵客。”金万财听后忙上前说:“要不我去山里打点野味吧,一直住这里也没帮上忙。”“行,我和你大哥在家炒点菜。”李慧湘忙拉住姐姐的手说:“我也去。”“那你俩一起去,万财,你可保护好她。”“没问题。”

阳光普照,山里暖洋洋的,金万财背着枪跟在后面,一只兔子窜了出来,金万财忙追过去,等把兔子抓住再回来时,李慧湘却不见了,金万财随即大喊李慧湘的名字,没人答应,金万财有些着急,心想:她不会去深山了吧,不行,我得去找找。

如果感觉这篇文章不错的话 请投一票点赞一下吧!


上一篇:品读张恨水,文化盛世中的独行者


下一篇: 一座城池

你可能喜欢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