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今天是
删稿、商务合作Q.Q:⒉⒍⒊⒌⒍⒍⒐⒎⒎⒉     
首届讯易杯

出门

来源:讯易网作者:hanfeihan时间:2018-09-08 10:55:21阅读:

多久没回来了?贾自己也不清楚。自己二十五岁出的门,如今他已经三十五了,外头奔波了太久,一晃就是十五年。整整十年呐。十年时间,尽管江南水乡,但温婉的水流任然在他的脸上划出纵横的沟壑。他也算对得起父母了。十年前,他拗不过父母,娶了隔壁村子的一个姑娘,叫桂,结婚第一年,他们就生下了一个男孩。孩子爱闹,刚刚满月,就喜欢胡乱抓着东西乱扔,又一次他抓到了一个墨水瓶,拧开盖子,往上一扔,结果雪白的衣服瞬间变成了黑炭。贾当时怒的要动手,他的父亲笑呵呵的拦住了他,说舞文弄墨好啊,以后有出息。贾顺嘴回了一句,那你当时为啥子不让我念书?当时场面很尴尬,后来为了 表示对父亲的歉意,孩子的名字就叫墨。墨要上学,上学要钱。贾当初就是因为没钱才退的学,他不想让命运传递给他儿子。和桂一商议,他们就出了门。

他们出了家门,找了个建筑工地,走进了工地的大门。在市中心,是个大工程,百八十米的高楼,这让贾有点头晕,后来也就好了,他和桂只是搬搬砖头,砌筑主体、面层抹灰之类的事情。但毕竟是大城市,工资也不低,至少工头开的不低。他觉得这样子很好,等攒够了钱,他和桂就回去,陪墨念书,看他成才。又一次贾在梦里就梦见了这样的景象,墨长大了,带他们住进了百八十层的高楼,城市一眼望不到边。房间很大,一张三米宽两米长的大床,他很舒服的躺在上面,翻了个身,忽然滚下了地,他起身一看,周围是黑黢黢的,空气中弥漫的汗酸味令人皱眉。他还是个农民工。不过他觉得这门出的很值,这里辛苦几年就好了,回家刨那地知道什么时候有个头,到时候墨读出了书,也让他出门,到高楼里面去......

桂是在第五年的时候死的。

大楼即将完工,负责人不见了,留下一批来不及逃走的西装革履的人。所有人都围在了办公室门前,他们怎么也想不到发生了什么。前四年工资都是如期而至,唯独今年,到底是怎么回事?有的人动起手来,然后被警察带走了,警察说他们会处理,让等着。有的人听,有的人不听。贾本来不想听,桂跟他讲,现在出动手也没有用,还要被抓到牢里去,还是听话的好。贾说;“我他妈干了一年的活,到头来什么也拿不到,我怎么等,在等就跑了。”桂在一旁哭着,跟他这样说;“我们什么也干不了,我们只是老百姓,你说我们能干什么,跟他们拼命?还不如......”贾打断她:“拼命就拼命,我告诉你,我有个办法,明天你跟我来。”桂望着他,想反驳,嘴刚张开,想了想又闭上了。晚上风很大,把宿舍的窗子打的噼噼啪啪的。桂一夜没睡。贾睡得很香,呼噜比风还响。

第二天下了点雨,是昨晚的风带来的。贾带上桂和几个兄弟,来到了这栋他们亲手建起来的楼的楼。这栋楼各种设施还没完工,雨一下,到处是泥巴。这栋楼就像一个风烛残年的老人。贾一群人要用命去威胁他们。当一群人站到楼边缘的时候,警察带来了好消息,负责人找到了。被卷走的钱追回来了。所有人都很开心,仿佛这一刻天空放晴了,彩虹出来了,大红灯笼高高挂又好像正月里来是新年。所有人都相视而笑,贾一挥手,说:“我们走。”然后桂就摔了下去。她死前都一直不知道,贾为什么要这么干。

桂的死亡被认定为是意外。消息传回家里,所有人都哭的死去活来。只有墨,还在玩他的奥特曼,好像和他没关系。是没关系,他的关系是马上要上小学了,其他的,爷爷奶奶让他不要关心。

贾想回家了,出门了五年,赚到了钱,却失去了老婆。他真的想回家了。他夜里时常哭醒,又常常失眠,整个人憔悴下去。他三天后买好了车票,然后消息穿了,大雨引发泥石流,回村的路被堵死了,至少要一个星期才能通车。

“贾,你现在闲着也是闲着,倒不如,我有个赚钱的好地方,你和我来吧,时间不长,能赚大钱。”

如果感觉这篇文章不错的话 请投一票点赞一下吧!


上一篇:剩宴的堂皇


下一篇: 出差二三事

你可能喜欢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