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今天是
删稿、商务合作Q.Q:⒉⒍⒊⒌⒍⒍⒐⒎⒎⒉     
首届讯易杯

本寨,我在诗词里回望你

来源:讯易网作者:余显斌时间:2018-06-06 17:33:06阅读:

本寨,我在诗词里回望你
余显斌
 
1
不敢去本寨,不敢打着一把伞,穿着一身长衫,在落花三月里悄悄里去那座古寨。
因为,一把伞一撑,青衫飘飘的,自己仿佛就成了许仙,成了断桥的那位书生。而本寨,则仿佛水袖轻扬的白娘子。自己真怕辜负了本寨的绝世容颜,辜负了本寨的典雅秀丽。想想,哪有那么小的一座城寨,又那么古典,泛着淡淡的书香,泛着淡淡的清词丽句的味道。六百多年了,云山屯寨早已将最初的刀光剑影隐去,将角声清霜隐去,留下的是一种典雅,一种古韵,一种深入骨子的诗词味。
它,是云峰八寨中最为倾城的一处寨子,最为雅致的一处寨子。
岁月虽老,青石板上虽已青苔斑驳,可细雨里的本寨,仍如一绝色女子,在薄雾里时时眯着眼眺望着远方,给人一种迷离,一种朦胧,一种情深意切的样子。
本寨如果是女子,一定有着“斜拨玉钗灯影畔,剔开红焰救飞蛾”的淡定;有着“行到中庭数花朵,蜻蜓飞上玉搔头”的秀丽;有着“妆罢低声问夫婿,画眉深浅入时无”的温柔。
细雨如箫孔里飘出的音乐,飘飘洒洒的,加深了这种羞涩。
薄雾如隔世的面纱,隐隐约约的,衬托了这种秀丽。
三岔河清清地流淌着,映着荷花的影子,映着青龙山翠绿的影子,荡漾着一种难以言说的羞涩,在寨子边就那么欲说还休,情意绵绵地流淌着。
几百年了,本寨该是明时的妆梳吧,该是秦淮八艳的装饰吧!
今天,这一切都显得清新秀丽,显得柔情百转,包括那若有若无的雨,还有雨里的绿叶,和绿叶深处一粒粒清圆的鸟鸣。
细说起来,本寨不像一座寨,更像是一座城堡吧。
在明朝时,在桃花扇低歌春风的岁月里,在乌衣巷和朱雀桥一派莺歌燕舞时,在石头城一片弦歌雅唱时,这儿,就有了一座城堡。
城堡不大,如一个年未及笄的女子,小嬛学妆,蛾眉半皱,已有了一段风情,有了一段韵致,有了一段“回首一笑百媚生”的情态,有了一种“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的情怀。
不过,那时,这儿是军营,是驻军的地方。
于是,这儿有了号角之声,有了羌管之声,在月夜清霜下静静地响起。
于是,这儿有了壮士白发如雪、征夫清泪长流的情景。
于是,这儿在柳絮飘飞的季节,有了《怨杨柳》的曲子,在清亮的月下,如蛛丝一样飘渺,如《雨霖铃》里清幽的叹息,如薄烟淡雾一样虚无。
在每一个月圆或月缺的夜晚,这儿的山水之间,就有了筚篥之声,有了号角之声,有了铁甲铿锵之声,长剑振动之声,铁矛碰撞之声。一个古城堡,素面朝天,淡扫蛾眉,出现在历史的面前,出现在南来北去的人们的眼中。
2
多少年了,风老透了,雨老透了,山水也老得白发三千丈了,可是,本寨却如一个爱红妆也爱武装的女子,仍在岁月中保持着一种飒爽,一种“蜀锦征袍自裁成,桃花马上请长缨”的巾帼风采;有一种“学就西川八阵图,鸳鸯袖里握兵符”的气势。
这些,都缘于明初的烽烟鼓声。
明初,朱元璋长剑所指,定都金陵,北定元都,统一中原,而后,眼光扫向西南一隅,派出大军,一路征讨,一路战胜攻取,最终来到这儿,在这儿驻军。从此,这儿的古城寨旗帜招展,鼙鼓声声,士兵们驻守这儿,目光远视,望向遥远的天边,望着远处炊烟升起的方向,产生浓浓的乡愁。从此,将士一手叉腰,望着远处烽火升起的地方,那儿,敌人铁骑潮水涌来,黑云压成,甲光向日,红云不动,红旗半卷。
本寨,柔媚中有铁血。
本寨,无声中显钢硬。
从此,这儿的雨,多了一份骨气;从此,这儿的夕阳,有了一份血色;从此,马蹄哒哒,走过小巷的,不只有书生的衣裾,还有征人的铁甲。
小巷深处,多了一份烟尘往事。
古道夕阳,多了一份铁马秋风。
六百年的风雨,本寨风韵仍在,韶华犹存。埋没在时间深处的只有荒尘古道,只有烽火边城;留下来的是青青的石板小巷,是远处婉约的山,是青砖高柱,是绮窗雕纹,是深门大院。
一个人,一把伞,静静地走在这儿。
雨,仍是六百年前的雨;山,仍是六百年前的山。
石砌的房子没变,青青的石板屋顶没有变,城门没变,瞭望哨没变。远处山水间,依旧有女子倚楼远望,眉眼中有着如水的多情;那柳一样的腰肢,斜靠楼栏,仍给人一种“可怜飞燕倚新妆”的情态;那眸光一闪,仍能让人想起江南水色,想起月下波光,想起久远的离别,想起“执手相看泪眼”。
檐前的燕子,仍没有变,还是过去的吧,展着翼翅,在细雨里飘飞着,一会儿飞到电杆上,一会儿落在电线上,有时也停在檐下,豆眼窥人,叽叽喳喳,谈论着古寨的岁月变迁,谈论着小巷的人家。
3
除此之外,小小一个城寨,还有很多岁月痕迹,以及翰墨气息,每一处古迹,都给人一种怀古之思,给人一种“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的感慨。
在这儿,人家处处,随着地势高低点缀,人家仍有围墙,院墙的主人还请文人在围墙上题诗填词。
这是唐宋古韵,当年,黄鹤楼上,诗人崔颢醉后,拈起毛笔在墙上题写一首“昔人已乘黄鹤去,此地空余黄鹤楼”,让诗仙李白一见,目瞪口呆,低吟赏析之余,难以下笔,叹息道:“眼前有景说不出,崔颢题诗在上头。”最终,走向江南,走向石头城,他提笔仿写一首“凤凰台上凤凰游,凤去台空江自流”的名诗。
这些,都是写在墙壁上,布诸人口的诗篇。
宋朝,一篇《岳阳楼记》,刻在岳阳楼上,更是让一楼生辉,让大宋文化熠熠生辉。
这,是一种风韵。
这,是一种诗词情调。
在这山水一角,在这小小的城寨内,仍能找到千年之前的风韵感觉,仍有一种红袖索诗、朱唇清唱的古风,仍有十八女郎手执红牙檀板唱清词的情形。面对这些,每一个从古诗词走过的人,心里自然会春风轻吹,软软的有一种沉醉,有一种“红了樱桃,绿了芭蕉”的感觉。
是的,夕阳小楼上,丝管之声仍隐约传来。
有女子独站高楼,给人一种“谁家红袖倚高楼”的感觉,只不过,我不是归客,是远方的游子,马蹄哒哒,走过石板小巷,走过明朝和清朝的前尘往事,走过诗词里的山河,然后,挥手离去。明年,我长衫薄袖,会再次带着三分老态七分疲累悄悄而来,那时,本寨,你还是今日那般清秀可人吗?
那时,你春帷一揭,会含蓄一笑,认出远来的我吗?
时间的那岸,谁在长吟“江南好,风景旧曾谙”的歌谣;岁月的码头,谁在高歌“垆边人似月,皓腕凝霜雪徙”的小词;岁月的小巷深处,谁在低吟“游人只合江南老”的句子。而我,只愿醉卧本寨,饮着这儿的酒,看着本寨的女子,在石板小巷中淡淡静静地走着,如一朵丁香花。
到了本寨,无论是谁,都会产生一种“未老莫还乡,还乡须断肠”的感觉。
 
(余显斌,陕西省商洛市山阳县山阳中学3楼1号;邮编:726400)
 
 

如果感觉这篇文章不错的话 请投一票点赞一下吧!


上一篇:家乡西峡的端午节


下一篇: 素昧平生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