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今天是
删稿、商务合作Q.Q:⒉⒍⒊⒌⒍⒍⒐⒎⒎⒉     
首届讯易杯

亲情永远

来源:讯易网作者:杨杨时间:2018-07-04 09:47:45阅读:

敬请关注
 
第二届东阿阿胶杯重阳·念亲恩征文
【注:原创作品,绝无抄袭。文责自负。作品约1900余字。其它字数为作者简介。作品力求真切地讲述儿女对母亲的敬孝,还有那难舍的骨肉情亲, 母亲谆谆的教诲,以及中华民族家风家教的族传统美德等等】
 
 
亲情永远         (散 文)
杨 杨
 
记忆中,娘那瘦瘦的身影总是和沉重的石磨联系在一起,一步、两步……推呀、碾呀,不知走了几千里,几万里,从春到秋,年复一年,几乎走了一辈子,直走的银发满头,步履维艰,容颜憔悴了。那沉重的石磨曾碾碎了多少黎明,碾碎了多少黄昏,碾碎了几辈人的梦境,也碾碎了娘凄苦的心。然而,娘终究没能走出这狭小的天地,甚至连小小的乡镇都不曾去过。
多少次,我曾接娘到城里一块生活,娘执意不肯,并说晕车,走不得长路。其实,娘是怕给儿女添麻烦。尽管我再三解释,也无济于事。
娘年岁已高,且患有类风湿性关节炎。有时,两腿肿痛的甚至下不了土炕,更不要说走路了。这让我非常的忧虑和牵挂。即便吃过再多的药物,收效甚微。
那是一个雪落纷飞的日子,我终于回到了娘的身边。
“娘——”轻轻地,我唤一声娘。
娘出神地打量着我,许久,那双浑浊的眼里分明噙满了泪花,不住地喃喃着:“根根儿呀,咋就回来啦……”
“娘……”看着那瘦弱的身躯,看着那满头的银发,看着那纵横的老泪,我像儿时一样,一头扑倒在了娘的怀中,凭任泪水喷涌而出……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娘喃喃地嗫嚅着,哆嗦着枯梗如藤的双手,不住地抚摸着我的面颊。噗嗒嗒的泪水悄无声息地砸在了我的面颊上,幽幽地滚滑着,缓缓地渗入我的嘴角,酸酸地好苦好涩。久久地,咀嚼这酸涩的泪水,我禁不住哽咽了……
三天的假日,转眼间就要过去了。三天里,娘和我谈了好多有关村子里的变化,诸如,隔壁二嫂家的毛毛考上了研究生,村西虎子家买了大汽车,还有后院的酸柱领回了俊俏的侉媳妇,甚至连一向邋遢的狗旦儿也成了远近闻名的养猪专业户等等。听着娘的絮语呢喃,说不出的欣喜和激悦。最让我感动的是,娘把多年的积蓄以及每年的低保全部捐给了村委会,办起了小小的图书室,希望村里的人们能够阅读到更多科技类书籍,还有那做人向善的《弟子规》、《道德经》等等。娘说,自己一辈子没有进过学堂,看着那一行行墨香清秀的文字,说不出温馨,总有一种无限的寄托与祈盼。
“没有文化,那就是睁眼瞎!”
更多的时候,娘在追忆着往事,时而感叹,时而幽怨,时而宽慰,时而又在泪洒前襟。让我瞅着、听着,总是柔肠寸断了。
记得,小时候,在那饥饿的岁月里,我和小伙伴儿来到了地里刨山药。那时,刨了多半天,好不容易刨了少半筐。实在是太累了,也太饿了。准备把山药拿回家,焖了吃。娘见了,就问我,山药是哪来的?我说是地里刨的。娘说,那是生产队的地,你刨了山药,就该交到生产队,怎么能拿回家呀?我小声地嘟囔着,这是我刨的,凭什么不能拿回家嘛。何况,地里的山药都起过了。
母亲听了,就很不高兴,神色严厉地说着:“正因为是你刨的,更要送到生产队。”
我不知说什么了,眼泪汪汪的那种,心里好委屈。随后,娘就领了我,把刨来的山药全都送到了生产队。我始终不能理解,这是为什么啊!后来,娘对我说,凡是公家的东西,咱不能要,必须归还公家!人人都那样,还不乱套了……
从此,我懂得了做人的底线,也晓得了什么原则!
将要离开娘的那个晚上,西北风飕飕地吹了起来,吹得结成冰棍似的树枝发出了“喀啦嘘嘘”的声音。随之,便纷纷扬扬地飘起了雪花,门窗也不胜这风雪的肆虐,抖动的哐哐直响。
风雪,仿佛撕破了一夜的长梦。
那夜,我为娘洗着那双浮肿的双脚,和着噗嗒嗒的泪水,我在默默中祈福着……曾经,这是一双多么美丽的大脚啊!沾满了泥土的芬芳,丈量过田地的肥沃,在岁月里奔走,在风尘中见证!
翌日,我早早地起来,开门一看,风雪依然,天地间茫茫皑皑,一片苍凉了。我突然决定不走了,为了娘期待已久的这一天!
“娘,这么大的风雪,我不走了。”
“傻孩子,别磨磨蹭蹭的,万不可误了工作啊!你能回来一趟,娘就知足了。”说着,娘慈祥的面庞上露出了宽慰的笑容。
“娘——”
此刻,有多少话要说啊!忽然间,泪水禁不住夺眶而出。我一头跪倒在了娘的身边。
“你走你的,娘都土埋脖子的人啦,有啥恋的。你走后,有你姐常来照看着……”说着,娘便撩起一片衣襟,小心地拭着眼角,然后,将我轻轻地拉了起来。
此刻,我的脑海里再度浮现出了二十年前的情景。
那天,同样是风雪凛冽的寒冬,娘用那瘦弱的身躯将我挡在身后,祈求用那单薄的衣衫为我遮风御寒。回眸望去,一窝窝深深的脚印,蜿蜒在了风雪无际的路上……
那时,娘送我走出了几辈人居住的小村,沿着村边那条唯一的羊肠小道,踏着那粒粒的羊粪蛋蛋,和着那风干的牛粪片片,一路上千咛万嘱:无论走到哪里,只要心净,永远都是安宁,厚德才能载物啊……
风雪中,娘久久地伫立着,不住地向我摆动着长满老茧的双手,一丝苦涩的微笑凝结在了沧桑的脸上,慈爱的目光里,分明噙满了潸潸的泪花,还有那几多的辛酸与祝福。
再度回眸,望一眼亲娘,望一眼那朦胧的村庄,竟然是那样的消沉而漫散。一股莫名的悲怆顿然涌上了心头……
多少年来,在我人生的路上,常常感觉着那双粗糙而温暖的大手,轻轻地拉着我。当我蹒跚学步时,当我不小心摔倒时,总能听到娘的谆谆教诲:爬起来,孩子,自己的路终究要自己走哇!
于是,我走了,扶着伤痛,忍着悲楚……
我深知娘的心,何等的明智,又是何等的良善而又伟大啊!
岁月绵长,亲情永远。
 
作者简介:杨 杨,河北尚义人。专业作家。著有小说、评论、散文、报告文学、诗歌等300余万字。出版作品集多部。部分作品被译成英、法、日、俄等文字。曾在《人民文学》、《人民日报》、《收获》、《中国作家》、《北京文学》、《新华文摘》、《中国报告文学》、《作家》、《大家》、《鸭绿江》、《阳光》、《佛山文艺》、《北方作家》等刊物发表作品。《大国风范——共和国主席习近平》、《人民不会忘记――共和国总理温家宝》、《卓越的诗人,风采的外交——中国外交部长李肇星》、《参天的大树——人民公仆杨善洲》(改编影视作品《杨善洲》)、《遥远的天国,你依然在飞翔——“感动中国”十大人物何玥追忆》、《播洒春风暖人间——焦裕禄式干部王永利事迹》、《情暖人间——“中国好人榜”嫂娘杜玉茹》、《苍天在上——“中国好人榜”盲人爸爸喻长富》、《爱的呼唤——中国坝上老人与一百一十个孩子》、《走进先生——缅怀文学宗师孙犁》、《不是预言的预言——中国作家距诺贝尔文学奖有多远》(精确预言著名作家莫言获诺贝尔文学奖)、《天地良心》等多次蝉联“中国世纪大采风”报告文学金奖,“中国时代新闻人物”报告文学金奖,“和谐中国”报告文学金奖,“中国时代风采”报告文学金奖,以及水利部颁发“中国梦.水利情”全国征文奖,全国首届“浩然文学奖”,《人民文学》第三届“观音山杯”美丽中国征文奖,央视第八届“诗意中国·中华世纪坛中秋诗会”奖,全国首届“杨万里诗歌奖”,“我心中的毛泽东”全球征文奖,中国散文精英奖,“瘦西湖杯”全国征文奖,“文华杯”全国短篇小说一等奖,第三、五届科普文学征文作品奖,第三、四届中国微型小说年度奖等。《中国报告文学》等多家报刊杂志专栏作家,以及客座教授。 

 
杨杨。河北尚义人。首位撰文精准预言莫言获得诺贝尔文学奖作家。著有小说、评论、散文、报告文学、诗歌等300余万字。出版作品集多部。部分作品被译成英、法、日、俄等文字。曾在《人民文学》、《中国作家》、《北京文学》、《中国报告文学》、《作家》、《鸭绿江》、《阳光》等刊物发表作品。《情暖人间——“中国好人榜”嫂娘杜玉茹》、《苍天在上——“中国好人榜”盲人爸爸喻长富》、《参天的大树——人民公仆杨善洲》(改编影视作品《杨善洲》)、《走进先生——缅怀文学宗师孙犁》、《不是预言的预言——中国作家距诺贝尔文学奖有多远》(精确预言著名作家莫言获诺贝尔文学奖)、《天地良心》等多次蝉联“中国世纪大采风”报告文学金奖,“中国时代新闻人物”报告文学金奖,“和谐中国”报告文学金奖,“中国时代风采”报告文学金奖,以及水利部颁发“中国梦.水利情”全国征文奖,首届“浩然文学奖”,《人民文学》第三届“观音山杯”美丽国征文奖,央视第八届“诗意中国·中华世纪坛中秋诗会”奖,“我心中的毛泽东”全球征文奖,中国散文精英奖,“文华杯”全国短篇小说一等奖,第三、五届科普文学征文作品奖,第三、四届中国微型小说年度奖等。《中国报告文学》等多家报刊杂志专栏作家,以及客座教授。 
通联:河北省张家口市尚义县劳动就业局 转  杨杨  
 

如果感觉这篇文章不错的话 请投一票点赞一下吧!


上一篇:恩泽的心灵


下一篇: 很抱歉没有了

你可能喜欢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