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今天是
删稿、商务合作Q.Q:⒉⒍⒊⒌⒍⒍⒐⒎⒎⒉     
首届讯易杯

论作

来源:讯易网作者:青天揽月时间:2018-05-04 23:54:20阅读:

                 究竟怎么样的作品,才算好,才能令人过目难忘?

         手捧一杯热茶,斜倚在午后的藤椅上,又思及至此。

          茶香伴着茶汽荡出瓷杯,于空气中旋曳成丝丝缕缕,钻入鼻腔,唤醒正在小憩的嗅觉,再由电位变化扩散至感受器,令人舒心,轻缓而细致。

          思维倏而有了开头,而后渐渐延伸,如同朽木下的清泉,顺势而下,涓涓流淌。轻叩开被时光遗忘在角落里的古老门扉,去找寻问题的答案。

          不如暂先将问题搁置,于空白纸页上,想想当初为何会提起手中的笔。

           手边那杯茶茶汽翻腾,薄雾缭绕着像是回放被岁月遗失的朦胧旧忆。

            那薄雾越绕越快,越绕越淡,一瞬之间万千变幻,似有什么从脑海中呼之欲出,又转瞬即逝。

             在名利中,有人迷失了自我,所作尽显酸腐媚态,有人付出了努力,斗转星移名利双收。但无论你是成是败,最初,提笔只是为了写。

            提落之间,一气呵成,畅所欲言。

            品茗,轻啜或牛饮,可依据茶性的不同也可凭个人喜好。提笔只需勇气,而落笔则要有思考。譬如写推理,就要想着线从哪里埋,什么时候挖?然后云开见月;写传记,就要想人物做了什么,怎么取舍?在笔尖娓娓道来,干净利落。初开始,写是为“悦己”,后来学识渐

广,文风逐渐成形。在诗词花海里嗅一嗅芬芳;在小说空间里想一想未来,在散文小径里歇一歇脚步……总之落笔的缘由,是因为喜欢。想创作一件作品,醉了自己,醉了他人。

            再后来,写久了,有什么就开始变了,当初为什么提笔,现在还有多少人记得?

           追求名利固然是没有错的,人生在世,总要染上些俗气,要为生计着想。好比理性与感性同存才是一个完整的人,文学与世俗结合才是一篇为世人接受的作品。

         所以,回到最初的问题,究竟怎么的作品才算好,才令人过目难忘?

         茶已温,舒张的叶片尽数卧于瓷盏底部,水泛碧色,煞是怡人,或是形式美或是文采美,怡人就是好作。

         我曾告诉老师,总有条框规定,使我无法淋漓尽致。

         老师回复我,这很正常。灵魂作品是带着枷锁跳舞的,总不能让你乱写一气。关键在于你怎样把舞跳得很美,美到天地万物,黯然失色。

         这句话我从高一铭记至今。初下笔时叫乱作,后来慢慢沉淀,才成了写作。首先写出作品,再写好作,最后把好作写绝。

         所以,好作不完全等同于令人过目难忘。

         而那些真正令人过目难忘的佳作,必定在出生时便被作者赋予了真挚的情感。携了人类感情的作品们,白纸黑字都有了生气;嬉笑怒骂都格外感人。在某一时刻,有人轻轻翻阅它们时,它们被赋予的感情与读者的内心交相呼应,产生共鸣。仿佛在人海茫茫人海中寻到了知己,来之不易,所以格外珍惜,过目难忘。

         它们与灵魂有着某种内在联系——或者说,它们就是灵魂的一部分。初生,作品的灵魂由作者赋予;少时,携了灵魂的它们以文字或画面的形式与读者交谈;壮年,它们以己之所见感化提点一个又一个迷途浪子,暮年,它们带着一生所见永远的栖息在人的灵魂深处,直到被岁月冲淡,新生再登上舞台;它们的灵魂如同灯光下的钻石般闪耀无暇,无私奉献着自己的一生,它们应该是崇高而伟大的灵魂语者,是陪伴人类一生最长情的挚友。

         手边这茶是牯牛降的野茶。茶叶被自然滋润着生长,带着浓郁的灵气与自然的清新,被人类发现,经过繁杂的工序,一丝不苟的贯彻工匠精神,最终在这一方小小的瓷盏里呈现出最精华的部分,创作也是如此,将灵感捕捉编织进努力中,在汗水中完成修辑,最后在纸页上表达出不违规的绝作。孔子曰:“七十而从心所欲,不逾矩”。从心所欲而不逾矩,天地之大,俯拾皆用,用之则精,这便是创作的最高境界。

         茶凉了,这篇文章也该结束了。

如果感觉这篇文章不错的话 请投一票点赞一下吧!


上一篇:《如果我爱你,新会》


下一篇: 毕业季,在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