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今天是
删稿、商务合作Q.Q:⒉⒍⒊⒌⒍⒍⒐⒎⒎⒉     
首届讯易杯

书友

来源:讯易网作者:muyuan时间:2018-09-12 12:41:29阅读:

书友
 
1、
 
   我办过半间书店。何为半间?因为店堂很窄,只有三步。也因为,店铺的后半截,作了厨房,还搁了一张床铺。书店很小,书的品种数量也极少,但来往的书友却真是不少。
    老王,便是常客,他住在书店后面小区里,在顶层,楼顶的平台为其所用,他养了几百个盆景,品种不一,形态各异。盆景耗费了老王所有的积蓄,家里人意见挺大,他妻子见了盆景便来气,眼不见为净,赌气搬到乡下女儿家里去住,原以为老王会服软,过个几日,便会把妻子领回来,谁知老王是个倔脾气,女儿女婿跑断了腿,央求他去一趟,他就是不乐意,结果一去就是七八年,老王一个人挺自在,身上穿得干干净净,饭桌上荤素搭配,盆景养的郁郁葱葱。
    楼顶上除了盆景,还有焊了一只单杠,老王早晚都要在单杠上用几个体操动作,单杠一端还吊着一只沙袋,从单杠上下来后,老王乒乒乓乓,对着沙袋一顿捶打。
     老王多大岁数?小七十了,古稀之年。他当过侦察兵,退伍后在医院上班,专给人拔牙。退休之后,自己开了间牙科诊所。诊所没有惹眼的招牌,只是用朱红的油漆写着“王某某牙科”。诊所不大,大概只有十几个平方,生意比较清淡,他一人应付,还显得很富余。所以晚上他不开门营业,除了捣鼓他的盆景、练武术,他总会到我的小店里坐坐。他买书很少,他犯不着买啊!瞧上喜欢的书,每天来看个半小时,几天就看完了。当然,他也难得有安安稳稳看书的机会,为啥?金龙不让啊!
     金龙是临近一家商场的保安,专职夜班,每晚九点上班,可他一般八点就会到我店里,有时老王正戴着眼镜,一本正经的瞧着书,故意不理他。金龙就说了“乖乖,猴子戴个眼镜,捧本书,就把自己当知识分子了?”老王本来就是个急性子,哪里会绷得住?眉毛胡子立马都竖起来了!你来我往,争论不休,各说各的理,金龙的喉咙高、抠字眼,老王认死理、横竖不买账。每次都是到了九点,金龙抢白几句急着要走,老王去拽金龙的衣袖“有本事你别跑!”
     金龙原是集体企业的工人,早已退休,做保安是发挥余热。金龙说夜班保安好,不辛苦,就是来睡个觉,起几个夜。金龙不吃烟,不吃酒,爱看点老书,但从不买书。老王老是嘲笑金龙,有退休金,有保安工资,整天一个子都舍不得花,值夜班都是用塑料瓶子灌白开水,一点茶末子都舍不得放,一定是怕老婆!说到这个,金龙搭不上话,好像被老王说个正着。其实不然,金龙有苦衷,他儿子交友不慎,赌博欠了外债,“孩子知道错了,做爹的当然得给他机会,能不帮着还?”所以烟戒了,酒也戒了,茶也不吃了,家了原本还有两只画眉,也送了人了!“人心里不痛快,哪还有心思弄那些个?”金龙不愿提这茬,提起眼眶就红了。
我这半间书店,开了两年多,数老王和金龙来得最勤快,算是“常坂坡”,他们算不得我的主顾,但却是我的朋友。转眼十年,老王的诊所早已关张,但楼顶的盆景还很葱茏,每次路过那地,我都会抬头仔细的瞅瞅。只是不知道金龙是否安好?
 
2、
 
    我的店里,常来两位交通协警,他们穿着制服,晒得很黑,一个国字脸,一个胖圆脸。
交通协警,工作很苦,工资不高,所以不大被人看得起。但是这份普通的工作,和许许多多普通的工作一样,是社会不可或缺的。他们很爱这份工作,制服穿得整齐,腰杆挺得笔直,就是明证。
    “国字脸”总是午后休息的时候过来,他喜欢书画类的书籍,我的店里不多,他需要什么,会预先跟我讲一下,我帮他寻过徐悲鸿、齐白石和吴冠中等人的书画册。他的空闲时间,就是练字习画。他的话不多,眉宇之间有冷峻之气。我的书店关张十年了,但我还时常可以碰见他,穿着制度,带着大檐帽、白手套,用比较标准的手势敬礼、指挥交通,他仍然很冷峻也很认真。
    “胖圆脸”喜欢历史小说,他爱唠嗑。他的父母都是老师,可他没有考上大学,选择做了协警,父母心里不大情愿,他很直爽“他们爱面子!”但他并不在意,“自食其力,有什么不好?”有次大冬天我碰着他,我骑着摩托车,他正在执勤查无证驾驶,见了我一挥手“赶紧走!查得严,以后别上路!”他知道我没证件。我一拧油门,噗噗噗,一溜烟。书店关张后,没有碰到过他,兴许他已经改行了。
 
3、
 他瘦高,带黑色眼镜,有时隔个几日,有时隔个把月,来一次。他的电话,我记在日历本上,他要的书到了货,我会给他打电话。他收集各种拳谱,还爱读些老庄。他不是本地人,北方的口音,开一辆旧吉普,来去都是匆匆忙忙。
    偶有机会闲谈,得知他老家河南,妻女住北京。他在我们这边有朋友,一起办了个电子厂。他经常出差,行踪不定。他是个练家子,从小随伯父习形意拳,至今三十余年,收集拳谱是为了将各种拳术融会贯通。他说门户之见,是武林最大的陋习。他劝我有时间也练练,可以健体,也可以防身,还可以主张正义。有一次他在深圳,见一小姑娘被几个混混围困,他就打了抱不平,一招便锁住了小头目的喉咙,他比划着,说“我只要一用力,便可以拧断他的脖子!”我很惊讶!他是个文弱书生的模样,一打拳,却是出水蛟龙。
    书店关张的时候,我给他打电话,他匆匆赶来,将武术技击类的书籍,收罗一空,我给他优惠,他摇摇头。他说,他也要离开了,厂子正在清算,忙完这边,去北京跟妻子办离婚手续,而后将在武当山隐居,或许将来也会出家。我听了很黯然。他却很坦然,表示这是他多年的心愿,他厌恶这俗世已经很久了,只是没有能力安顿好妻女,奋斗了这些年,终于可以放心的走了。
自此,再也没有见过这位仁兄,也没有给他打过电话。
他还在用电话吗?
 
 
 
 
 
 
 
 
 
 
 
 
 
 
 
 
 
 
 
 
 
 
 
 
 
 
 
 
 
 
 
 
 
 
 
 
 
 
 
 
 
 
 
 
简介:
姓名:石建伟 国籍:中华人民共和国
性别:男  出生年月:一九七四年十一月  
笔名:慕原  网名:意气书生  曲长风
一九九六年中文系毕业。教育工作者
二零一二年,出版散文集《怀念幸福》(南京大学出版社)

 

如果感觉这篇文章不错的话 请投一票点赞一下吧!


上一篇:父亲与阿胶(东阿阿胶杯征文大赛)


下一篇: 很抱歉没有了

你可能喜欢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