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今天是
删稿、商务合作Q.Q:⒉⒍⒊⒌⒍⒍⒐⒎⒎⒉     
首届讯易杯

喊娘(原创)

来源:讯易网作者:zhangchangbao时间:2018-10-23 20:41:48阅读:

娘说,想她的时候就回到分水岭,那些白菜、水芹、扁豆、茄子,那些白米饭、红薯干、玉米糊,它们都和母亲一样,它们都心怀一副菩萨的好心肠,保佑着我普度着我,四季平安。
 
    娘说,想她的时候就对着家乡的方向喊一声娘,她在三尺黄土堆下也能够听得见。我知道,村西南的棉花地旁,一把青草或者一蓬苜蓿花,早已经长过天堂的高度,轻易间就淹没了娘低矮的坟头。
 
    现在,我忍不住又在想娘了。我对着三百里绵延起伏的江淮分水岭喊,我对着江淮分水岭上每一株成熟的,或者正在生长着的庄稼喊:娘——娘一胎记
    分水岭人都知道,天堂就是另一个世界,就是村西南那片向阳的祖茔地,离我们不远不近,仅仅只有那么一步之遥。
 
    在另一个世界,母亲,您是不是依然喜爱房前植桃、屋后栽柳。
用那双栽玉米苗的手,用那双挖红薯块的手,用那双缝补衣服的手,用那双常常不经意揉着自己老寒腿的手,用那双骨节变形布满裂口、甚至连自己最疼爱的孙女,也躲着不让碰一下的手,把一畦畦白菜豆角水芹南瓜,打理得比我那些所谓的诗歌,还要横竖成行,合辙押韵……
    只有母亲知道,有朝一日,我去另一个世界与她老人家,相认时,身上隐秘处那块胎记,便是唯一的暗语。
 

如果感觉这篇文章不错的话 请投一票点赞一下吧!


上一篇:书友


下一篇: 月光翻过那道山梁(原创)

你可能喜欢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