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今天是
删稿、商务合作Q.Q:⒉⒍⒊⒌⒍⒍⒐⒎⒎⒉     
首届讯易杯

爸爸,十八年了,你忙完了吗?

来源:讯易网作者:hanfeihan时间:2018-03-02 08:55:04阅读:

方荐是从理科班转到我们班的。后来跟我又分到了一个宿舍。

她性格很是直爽耿直,有什么说什么。虽然是刚插班过来,却丝毫不见生疏。

而正是这个人,让我懂得了很多。

有次上早自习,在一片摇头晃脑的处于昏睡状态的念经声中,她却在玩手机。

正巧不巧,班主任走了进来。

班主任是个尽职尽责的淳朴老师,标准的刀子嘴豆腐心。

她径直走到方荐身边,表情严肃的要求方荐交出来。

周围的背书音量虽然未减,却一个个竖起了耳朵。

“你交不交?!”很明显,“刀子嘴”怒了。

方荐犹豫了一会,刚抬手准备上交,同时抬手的还有“刀子嘴”的手,只不过她是要去抢。

方荐举起的手突然停了一下,然后又收回了口袋里。

“不交是吧?!”严肃还略带些战前的烟火。

方荐不说话,只是看着她。那眼神我没见,但是我知道绝对不会乞求的。

“行!跟我来办公室,我管不了你让你家长来!”说着,就拉着方荐走了出去。

很快,方荐的父亲来到了学校。

这时,自习已经结束了。同学们该补觉的补觉,我实在无聊,就出去走走。

“我说了这是我的事,是她找你!有事去找她说!”刚走到拐角处,刺耳的声音就这样传来进来。

“你都这么大了,能不能让我省心!你上课玩手机就是不对!去给你老师道歉!”面前的男人青筋暴起,面部表情狰狞,他那指着老师办公室的手在不停的抖着。

“我说了我不道歉!她应该给我道歉!”方荐同样理直气壮,用比之前大了不少的分贝大喊。

“行!你爱道不道,我不管你了!”男人将手指向方荐,一手掐腰,头歪向一边。

方荐没说话,两人终于沉默了。

“哼!这句话我都听了不知道多少遍了!”半晌,方荐才吐出一句话。

男人又看了方荐一眼,然后快步走了。留下方荐目视着他离开。

我呆愣的站在那里,站在他父亲离开的方向。

一时间,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去安慰她,只觉得心里堵得慌。

我还是走了过去。

她自始至终都没有流泪,甚至一点伤心之情都没有。

“真的不打算道歉?”我轻声问。

“为什么我要道歉?”她把头转向我,一脸的质问。

“玩手机就是不对。”我义正言辞。

“玩手机是我不对,我意识到了,我准备交上去,可是你看到了她要搜我的身。她怎么能抢别人的东西,抢别人的东西就成了她的不对了!”

她真的很适合去学法律,因为我觉得我被她说服了。任何一个破绽都可以被她化身成一颗炸弹,推向另一方。

“算了,‘刀子嘴’就是那样,别理她。”为了让她心情好一些,我说道。

“哪样?”她又看向了我,眼神中我竟然看出了“为什么这样说她”的意思。

我一时哑口。

“她是个好老师,我承认,如果让我当个老师,我可能不会带领班级每个周都拿到荣誉。”

我惊讶的看着她。她说这话的时候,一直看着远方,眼睛中闪过许些光亮。

这件事就这样不了了之,方荐没有去道歉,“刀子嘴”也没再找她麻烦。

期中考完试后,学校要统一开家长会。

教室里早到的家长已经开始和自己的孩子讨论着成绩了,我没有要等的人,便独自出去走走。

还是那个拐角,又碰到了方荐。她正在玩手机,投入时也微微笑着。

“你也经常来这里?”我走进问道。

“偶尔吧!心情不好的时候。”她微微笑,然后又低头看手机。

两人又是沉默,其实有时候我也很喜欢这种沉默,不需要去刻意找话题,也不需要考虑是否对方尴尬,就是这样静静坐着,自己干自己的。

“你呢,来这干嘛?”她又突然抬起头问我。

“我没事啊,又没人来给我开家长会。”想起刚刚又以“太忙”来回应我的要求,我实在没有多大兴趣。

如果感觉这篇文章不错的话 请投一票点赞一下吧!


上一篇:仙岩寺、小窟窿梯、黄华神苑行记


下一篇: 里约,你想约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