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今天是
删稿、商务合作Q.Q:⒉⒍⒊⒌⒍⒍⒐⒎⒎⒉     
首届讯易杯

夏特纪行

来源:讯易网作者:hanfeihan时间:2018-03-08 10:55:53阅读:

临行前夜,仍然对翌日的夏特之行心怀畏惧。十二月的疆南,虽比疆北略温暖几分,但终究是冬时,免不得寒风漫卷,瑟瑟而行,更不消说山谷露营,四下里冰雪覆盖,北风携着寒气拂面而过,那万径无踪的孤寂,只是心中想像便已寒战不已。然而,当我穿过坚冰结固的木扎特河谷,攀过满目疮痍的山丘壕沟,站在层层叠叠的冰川之上,山风厉厉,呼啸着撕扯我的长发,我知晓,这是一次必然应约的行走。

我看见,夏特,它以王者的姿态拥我入怀,而远方,木扎特冰川正以它深重的寒气缭绕成磅薄的云烟凝视着我。

越野车在布满砾石的简易山道上行驶,山路崎岖,颠簸异常,车辆奔驰如野马,领队孙哥车技娴熟,驾驭的随心所欲。窗外望去,草木凋敝,满目苍凉,天空却是格外晴朗,明亮的湛蓝中,薄云丝丝缕缕,那纯粹的蓝与干净的白交相辉映,如婴儿之目,美丽且单纯。

山路下,木扎特河逆流而下,河水却不似寻常清亮,竟如黄河般呈现厚重的褚色,如染料,甚至将两岸的卵石尽染,黄的水穿行在黄的石中,荡漾如缎带,在阳光下泛着金色的光芒,令人惊叹不已。

百思不得其解,询问专心驾车的孙哥,告知此股水流原由山中涌出,于上游不远处汇入木扎特河,其源头应是温泉,泉水中硫磺丰富,因此呈现眼下这厚重的褚黄色,当地人应景称此水为黄水沟,并且孙哥曾目睹水中有鱼儿环游。听闻更是讶异万分,如鱼饮水,甘苦自知,果然真言,人以为此水苦涩无以生存,然鱼儿在其中却甘之如饴,悠然自得,譬如婚姻,譬如人事,若非亲身经历,断不可以主观臆念强加于人。

溯水而上,果然看见黄水之源自道路西侧汩汩而来,与东侧透亮的木扎特河水交汇融合,缠缠绵绵,一路相携,直奔下游水库而去。

不积小流无以至江海,这世上本没有江河湖海,溪水潺潺积聚成河,河水滔滔汇聚成江,江水浩浩奔流入海,直至殊途同归,百川合一,可谓坚忍与执着,而世人只看见海的宽广与博大,却不知这一路的历程万分艰辛。

水之征途,千难万险,然一朝汇合,则惊涛骇浪,汤汤不息。

以岩石为布,以利器为墨,其上刻画图形或文字,日久而不消弥,甚至遗留千年,即所谓碑文。在以简或纸墨行文的古时,这,大概是记录最好的方式了。沿木扎特河谷一路上行,两岸山峰叠起,峭壁林立,越野车在一面垂直平坦如斧劈的崖壁下停留,在孙哥的指点下,看见崖壁距谷地约十数米之处,有古岩画其上。

甚为疑惑,崖壁陡峭呈九十度角,并寸草不生,而这岩画却在半山腰,画周并无供人踏的孔洞或突起的山石,在没有现代攀登工具及先进设备的古时,刻画之人于如此险地又是如何攀缘而上镌刻图形文字,又喻意何为?

这令我想起了千年悬棺。

同为绝壁之上,棺木悬挂于山腰,经风霜而不坍塌,历千年而不坠落,直至今时依然完好,先人之智慧堪称奇迹。眼前这岩画虽无悬棺繁复,然十数米高空镌刻字画亦属不易。驴友江姗机敏聪慧,猜测多年以前,此地或为一片汪洋,前人乘船行至崖下,方在崖壁刻下眼前印记。仔细观察了崖壁,果然发现端倪,其中央浸泡的痕迹犹存,仿佛海水入骨,浸出深褐的颜色,与崖迥然不同,又如山的裙腰,裙腰之上,是仍清晰可见的镌刻痕迹,只是距离遥远,图形渺小如雀。众人努力分辨,印迹多为人形,亦有走兽形状,如羊,如狸,线条简洁流畅,颇有几分张乐平大师漫画神韵。

站在崖壁下仰望,这是一面再平常不过的山崖,它没有谷外托木尔大峡谷惊艳的色彩,亦没有风雨侵袭凿下触目惊心的沟壑,然而这前人有意镌刻的图形,令这面崖壁充满了神秘的气息。

奔跑的走兽,简朴的人形,莫名的符号,曾在汪洋中沉浮千年,呼吸海水咸涩的味道,千年以后,汪洋退去,山川破浪而出,这神秘的岩画亦浮出水面,并隐含昭示,留待后人无穷遐想。

如果感觉这篇文章不错的话 请投一票点赞一下吧!


上一篇:江南乌镇—烟雨江南系列之一


下一篇: 荷塘神韵——校园晨曲

你可能喜欢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