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今天是
删稿、商务合作Q.Q:⒉⒍⒊⒌⒍⒍⒐⒎⒎⒉     
首届讯易杯

钟声,响在城市里的灵魂

来源:讯易网作者:李仙正时间:2018-07-07 06:48:52阅读:

钟声,响在城市里的灵魂
 
李仙正
 
“夫天地者,万物之逆旅也;光阴者,百代之过客也。而浮生若梦,为欢几何?古人秉烛夜游,良有以也……”小城的时光,活在唐·李白的文章里。
“当、当、当……”,十二时一到,钟声准时响个不停,经久不衰,响彻在城市的每个角落,声声敲心坎。中午下班,迈出警营大门,眼前除了常见的喧嚣,沿街商铺、人来人往、车水马龙外,再也察觉不到异样街景。可循着钟声望去,从对面两幢高楼的间距缝隙中,一幕简单的景致,小南门的钟楼映入眼帘,令我思绪纷繁,一下子找回久违的印记。那是城市的希望,来自钟声响起的源头,一部立体正方形的大钟,巍然屹立在一座大厦的楼顶上。
钟楼的大钟,充满庄重、美学、朴素、简单、实用等诸多的元素,动静结合,黑白相间,层次分明,一目了然。大钟表面黑底的色调,有序地镶嵌着“小白花”,几个白色数字和时间符号,都是静态固定的。两根长短不一的分时指针,时刻处于动态运行状态,连同方方正正的大钟一起,分布在东南西北的四个不同方向。只要人们留神凝望,任何位置都能看见。
一座钟楼,文化的作用大大超出实用的价值,人文的影响力深远无比,远远高出建筑本身高大形象。既能把城市的彩色浓缩成故乡情,也能把燃烧的岁月融化进我心中。每当钟声响起,那是城市建筑掘起的强音,更是一座城市文化性格的心声,朝向市民生活感受的流露,有诗也有远方。即便是钟声消失,但留在心中的那份沉甸甸的永恒,记忆中的那份亲切感、熟悉感,依然与生命同在。
城市的钟楼,曾经以其地标式、标志性的建筑出现,烙下时代发展的标记,展示了壮观的城市“参照物”,引人瞩目。随着城市规划欲望的膨胀,高大上的现代建筑,如雨后春笋般惊现。尽管巍峨的钟楼建筑,在弹指一挥间,仅仅过去短短的几年,或许几十年,却发生了惊人的变化,仿佛奇迹般地矮了一大截,当年的风光不再,电子时代替代了传统钟表功能,报时作用逐渐被世人遗忘。但钟声如歌,清澈洪亮的钟声,让人在钟声中度过安稳岁月,不会疏远了对人耳朵听觉的那份情感。
从小县城到城市,华丽转身,高尔基有句名言:“世界上最快而又最慢,最长而又最短,最平凡而又最珍贵,最容易被人忽视,而又最令人后悔的就是时间。”钟声深处,只要钟点一到,准时发出“当当当”的指令,提醒人们该干啥就干啥,勿忘城市的容颜。朝着时间运行的轨迹,忠实记录着百姓生活细节的品味,城市建设发展的速度,用智慧的尺度,检验城市的面子与里子,硬件与软件,人文与物质。
虽然,付出的与得到的始终难以划上等号,但让城市里生活的人们,有了因建设城市而付出赋予的使命感和责任感,多了因城市发展而获得满满的幸福感和自豪感,少了因城市生态而产生的浮躁感和怨恨感。也许那些表面光鲜而锐利炫目的建筑,也许那些速度惊人城市化建设发展的进程,也许那些短期效应盲目实施大拆大建的逻辑,正在飞快地切割着城市与人的互动关系,使城市失去了珍贵的记忆。
我不知道,每天得到的时间都是24小时,如何去计算城市建筑生态的高度与速度,解读抽象动态的城市规划的热度与深度?把匆匆的时光凝固成城市建设的路,把物质的情怀浓缩成城市文明的内涵。假如以一年升高三分之一米的速度计算,十年就升高三米多。可是,宽阔的大街替代了狭窄小巷,崭新的建筑替代了陈旧建筑。而人文的东西、精神的力度和文化的深度是替代不了的,也许只要留住记忆,城市文明就被传承下去,灵魂永存。
在过去的时光里,总感慨时间的无情,不能温暖我的双眼,悔恨自己没有好好把握时间,创造更多更好的财富,回报社会,享受生活,让自己活在幸福的境遇中。相反,时间分分秒秒都在吞没着鲜活的生命,这是不可抗拒的客观规律。无论是身边的亲人还是街坊的邻居,无论是一起工作的同事还是相识的熟人,以及包括自己在内的任何一个人,随着时光流逝,都会慢慢变老,饱尝人间的苦难,甚至离开人世,最终相聚天国,或轻如鸿毛,或重如泰山?
留恋的钟声,还在敲打我的无眠。在尘封的日子里,时间可以改变一个人的命运,对岁月的感怀;也可以改变一个城市的脸面,始终不会是一片云烟。就在哪年哪月的哪一日,我一样听着十二时的钟声,一样走出单位的大门,一样的位置凝望前方,却为什么发现不了钟楼呢!可眼前观察到的,正在紧锣密鼓建造一座高楼大厦,仅仅是一个表面的施工景象,而不是经过岁月漫长沉淀、时光精心雕琢、藏在心灵深处的记忆。
钟声,活在城市的记忆里,响彻在城市里的灵魂。钟声深处,让我真切感受到城市的温度和宽厚。
 
 
【作者简介】李仙正,美文《湖韵感怀》《于湖声处》《雨中定园》《半山溪声》发表在《人民日报·海外版》上,多篇作品在各类征文中获奖。
 

如果感觉这篇文章不错的话 请投一票点赞一下吧!


上一篇:芦苇花开


下一篇: 很抱歉没有了

你可能喜欢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