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今天是
删稿、商务合作Q.Q:⒉⒍⒊⒌⒍⒍⒐⒎⒎⒉     
首届讯易杯

抓好每一件小事,成就每一件大事

来源:讯易网作者:hanfeihan时间:2019-03-26 09:25:00阅读:

曾国藩善于从全局、从大局考虑问题,但对具体步骤又有条不紊,有章有法。他对打败强敌,认为器械十分重要,如规定矛杆用竹必须“老而坚者”,“捅木必须小树圆身,大树锯开者不可用”。他发现邹寿璋捐办的矛杆不合规定,立即下令更换。后来,他还亲自研究炮子的打造,将原来生铁为原料,改为熟铁,结果既解决了炮子“经药辄散”的难题,又使射程“多一里有奇”。这种炮子大如葡萄,每炮装子百余颗,或三四百颗。“喷薄而出,如珠如雨,殆无隙地,当之辄碎”。杀伤力之大,可以想见。当时国内造炮技术原始,多方进求,亦无大的进展。于是决意在厂州采购洋炮千尊,但至咸丰四年二月,只解到320尊。以后陆续采购,大大增加,成为湘军水师主要利器。

曾国藩还是最早提出自筹军饷的将帅之一。这有一个过程,江忠源之楚勇在广西和本省作战,或由赛尚阿大营粮台,或由湖南官府拨给。

湘勇至长沙之三营也同样如此,但省内财政拮据,再加上与大吏矛盾日 益尖锐,曾国藩力图改变依赖官府济饷的局面,“不欲取之藩库”,乃 决计自筹军饷。为此,他一面呼吁湘潭富户解囊相助,一面拟定简明章 程,在有关州县庙局劝捐,并敦请郭嵩焘等人及各地绅士相助。据郭嵩 焘说,成绩可观,“甫一月捐得十万余金”。有的富户慷慨捐输,如湘 乡首富朱某,一次就捐万金;衡州前湖北巡抚杨健之子,也捐银万两, 安福蒋某更捐钱三十余万串。但多数并不踊跃。曾国藩决计勒捐,即强 行令富户捐助,“捐输一事,竟亦非勒不行,待已决计行勒之药”。不 仅勒捐一般富户,已故两江总督陶澍、湖北巡抚常大淳家亦不例外。这 样,至十二月,捐款有了增加,竟达了六万串。此外,曾国藩还奏准清 廷拨银四万,湖广总督吴文镕咨准截留两万。

但支出更多,仅军饷一项,十二月曾国藩言即需七八万金。此外, 造船所费亦巨,如奏准截留之四万金,仅十一月中旬到衡,至十月七 日,就“已用去三分之二”,当时正“大招水勇,所费不赀”,这就使 曾国藩不得不向骆秉璋告急,“务须省库一为协济,乃可了此一局”。

事实上,到衡州后,留在长沙一带之湘军勇营,仍由藩库供饷,曾自筹 之饷,只能供给在衡之四营及大营日常开支。这就是说,曾国藩依靠捐 输以自筹军饷,“不欲取之藩库”的计刘并未实现,仍不能不依赖省中 大吏的支援。骆秉璋顾全大局,并认识到支援曾国藩,正是保卫湖南、 保卫自己官位,乃至身家性命的明智措施。有此一番经历,曾国藩更痛 切地认识到清廷拨款,对绅士自行劝捐集饷,都不能抱过高的希望,而 依靠地方政权筹饷,布置建军,提高了部队的素质,增强了部队的战斗 力;但同时也使满汉统治者力量对比产生新的变化,带来新的矛盾和问 题。“改弦更张”与“赤地新立”,在制度上、人事上,使湘军与经制 兵八旗、绿营完全分离,自成系统。而选将募勇坚持同省同县的地域标 准,鼓励兄弟亲朋师生一同入伍,甚至同在一营,强调对弁勇施以家人 父兄式的教育,则是以同乡和伦常的封建情谊,联结全军上下左右的关系。自筹军饷又是建立足以生存,获得持续发展的经济基础。实行帅任将、将择弁、弁招勇的层层递选制,更把地位与厚禄化为各级头目的个人恩德,使其所属弁勇感恩图报,对之忠心耿耿。曾国藩为湘军的创建者和统帅,不仅控制全军各个部门和环节,而且,又是上述各种关系和情感的体现者和凝聚点,这样,就很自然成为全军将弁勇夫感恩图报、力图效忠的对象。曾国藩竭力维护自己这一地位,他对王龛的处理,正是这种努力的生动例证。这样的湘军,不言而喻,必然疏远清廷、亲抚将帅,成为曾国藩等私人或集团的军队。

说得实际一些,做大事必须从小事做起,不做好小事,怎么能做大事?一个获取成功性格的人一定要在必须处理的小事上多下功夫,不能让它们成为做大事的障碍。曾国藩在这一方面继承了“莫以善小而不为”的儒家观念,抓好每一件小事,成就每一件大事。

如果感觉这篇文章不错的话 请投一票点赞一下吧!


上一篇:在最关键时刻爆发内在的力量


下一篇: 很抱歉没有了

你可能喜欢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