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今天是
删稿、商务合作Q.Q:⒉⒍⒊⒌⒍⒍⒐⒎⒎⒉     
首届讯易杯

那一地忧伤的芦花

来源:讯易网作者:贾洪磊时间:2018-04-12 21:59:29阅读:

                           那一地忧伤的芦花

    “我反对。”话音未落,太平村的党支部会议室的门推开了,大家回头看到芦花不平静的表情,转回头没有任何表示。
     村委书记芦键起身走到芦花面前:“哥在开村支部会议,别闹。有事回家再说。”芦花走近会议桌,提高声音说:“芦书记,我不是以你妹妹的身份来的,我是以 村民的身份来表达我的观点。”芦键看着倔强的芦花说:“芦花,我们在开党员会议,与会议无关的人请你出去。”
    芦花见哥哥芦键拿出杀手锏,楞了一下,想自己不是党员,只是一位小学老师,是不能参加党支部会议的,可是自己也不能白来一趟。    芦花看到离自己最近的老栓叔说:“栓叔,村前的清水河不能乱挖,会破坏生态环境的。再说夏天马上就来了,孩子们经常去河里洗澡,那样也不安全。”芦键厉声呵斥道:“芦花同志别以为你是我妹妹,可以在这胡闹。你再不走,我可要请你出去。”
    芦花看到哥哥拉着脸,她可是第一次看到哥哥发这么大火。在家里大哥芦键比爹妈都疼她,自己反对挖河里的沙子卖的目的也达到了,芦花扮了一个鬼脸转身离开了会议室。
    芦花离开了会议室,紧张的气氛还是笼罩着大家,讨论的话题被打断。芦键松下将要爆发的表情,不好意思的说:“对不起各位,大家继续开会发表意见。”老栓叔是支部会议里最年长党员,他开口打破了沉寂:“芦书记,我们村穷了一辈又一辈,地多是薄地而且夹杂着小碎石,种啥啥不长。你建议种苹果园,咱这山沟旮旯的没有条正经路,谁来收苹果啊?修路又没有资金。”“所以今天召开村党支部会议,说一下我的建议。市里有家水泥管制品厂看好了我们村河里的沙子,他们说了只要我们把河里的沙子承包给他们10年,他们出钱给村里修路,还帮忙买优质的苹果苗。”
    “我同意,看看村里的光景,好多到了谈婚论嫁的小伙子都单着身,姑娘们去外面打工的就不愿再回到村里。”芦小毛话音未落,就有人提出反对。“芦花说的也有道理,挖河里的沙子,挖的坑坑洼洼的,孩子们去河里洗澡出事咋办?”芦大魁反对道。“各家的孩子,家长好好管教,告诉孩子不要到河里洗澡。”“小毛同志,孩子你以为是头驴啊!用绳索拴着。你家孩子还不会跑,能看的住。我们呢?”
    芦键看着同志们说:“既然大家意见不一致,那咱们举手表决,同意的请举手。”芦键举起手,他数了数赞成的和反对的六对六。老栓叔表示暂时弃权,容他考虑考虑。
    芦键宣布休会半小时,大家陆陆续续的来到会议室外的院子里。芦键起身靠近老栓叔说:“叔,这可是个好机会,过了这个村没了这个店。”老栓叔走到会议室的窗户旁,轻轻推开窗户,风吹在他的脸上,暖暖的。老栓抽出别在腰间的烟袋锅,打开荷包,捏着烟丝按在烟锅里走出会议室,他檫亮火柴点燃烟丝,吧嗒吧嗒的吞咽吐雾。
    这一票对双方来说,非常重要。芦键不忍心乡亲们再过苦日子,为了修路大片的栽种苹果树,他来回跑了多次县城,争取到了这么好的机会。芦键来到老栓叔身旁焦虑的说:“老栓叔,你是怕我吃回扣,肥了我自己,坑了村民吧!”老栓抽出嘴里的烟嘴,弯起右腿抬起脚底,把烟灰在鞋底磕了几下。“芦书记该开会了吧?”
    芦键扯开嗓门擎起右手吆喝道:“开会了。”同志们迅速的围拢在会议桌旁,盯着老栓叔,期待他能说出和自己一样的表决。会议室里静的让人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老栓叔一脸严肃的说:“我慎重考虑了,还是赞成芦书记带领大家致富的提议。大伙都知道,芦书记一心想带领大家过上好日子。咱村除了人家能看得上的沙子,还有什么?”赞成的脸上露出了笑脸,憧憬着幸福的生活就在眼前。不赞成的心里多了一份像芦花担忧的那样郁结,会议既然通过表决的方式决定,服从之后提醒村民看好自己的孩子,别去河里洗澡了。
    芦花知道会议通过了开采河里的沙子致富,她心里怎么也高兴不起来。她知道哥哥为人正直,实实在在的为村民服务,也许是自己太多虑了。芦花双手合十面朝北方,虔诚的祈祷。
    芦键带着乡亲们的嘱托,骑着摩托车来到市水泥管厂签订了合同。第二天,水泥管厂派来了挖掘机和运输的车辆,来来回回的尘土随风越过清水河落进村庄,村前的农户里多了咳嗽的声音传出来。
    天气越来越热,学生要放暑假了。芦花站在教室里语重心长的说:“同学们,今天放暑假,希望你们能把作业仔细的完成,严禁任何人以任何理由去河里洗澡,同学们能不能做到。”“能。”
    放假了,芦花闲着没事做,就去河边溜达,看看有没有去河里偷着洗澡的学生。一天天的过去了,芦花没有看到偷着去河里洗澡的学生。今天中午不是很热,芦花想午睡一会。躺下以后,她翻来覆去就是睡不着。芦花起身来到屋外,去河边转转去。
    “救命啊!”芦花听到呼救声,跑到河边寻找着呼喊救命的地方。芦花看到河的下游,河边有棵柳树的地方,扑腾着水花。救人心切芦花喊了几声,没人回应。她慢慢地拽着柳枝顺坡往水里走,扑棱一声,水面露出一个脑袋,芦花伸出手大声喊道:“快,抓住我的手。”由于惊慌,伸出水面的手没有抓住芦花的手。芦花鼓励道:“不要慌。”手再次没有抓住,芦花拽着的柳条断了几根,她的双腿也在往淤泥里沉。芦花瞅准落水人,抓着他的衣服奋力的往岸上推,淤泥却陷住她的双腿往下沉,河水漫过了她的头顶。惊慌的落水人在芦花奋力一推的刹那间,抓住了柳树裸露出的树根,爬上了岸。
    落水的小男孩趴在岸边哭喊着:“芦花老师,芦花老师。”孩子撕心裂肺的哭喊,惊动了路过的村民。他们在河边找寻着芦花,陆陆续续的村民加入寻找芦花老师的行动中。那一声声焦急的呼喊,却没有回音。
    芦键从县城回来的时候,听到村民在河边呼喊芦花,他丢掉摩托车寻找芦花。芦键悲伤的呼喊,感染了头顶的天空,顷刻间雨哗哗的坠落大地,雨越下越大。
    下了一夜的雨,河水暴涨,水却一点都不浑浊。村民在下游的拦河坝找到了芦花,芦键亲自去把妹妹接回家,一路上他嘴里不停地问自己:“我错了嘛?我错了嘛?”
     那年的夏天还没过完,河岸的芦苇早早地白了头。岸边的湿地上落满芦花,水汪汪忧伤的望着蓝天。
 
贾洪磊          

如果感觉这篇文章不错的话 请投一票点赞一下吧!


上一篇:手心里的温暖“家”


下一篇: 悬壶济世的父亲

你可能喜欢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