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今天是
删稿、商务合作Q.Q:⒉⒍⒊⒌⒍⒍⒐⒎⒎⒉     

我母亲的爱

来源:讯易网作者:hanfeihan时间:2019-05-25 07:43:41阅读:

像所有人一样,我也有位生我养我的母亲。她,既不腰缠万贯,又不博识多才,而是个普普通通、时时刻刻都不曾忘记百般呵护我的母亲。

孩提时,我总须仰视妈妈,因此一直认为她是最最高大的人了,而投入妈妈的怀抱,又有一种无法形容的亲切感。在幼儿园里与小朋友们发生了不快,我就会满含着泪珠,在妈妈那温暖的怀中放声大哭,然后就紧贴着妈妈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而自从我入学起,接送我上下学的任务,又成了母亲每日必行的“工作”(由于父亲的公事繁忙,自然是无暇顾及)。开始的时候,我是坐在自行车后面被妈妈驮着去学校的。

而后来,逐渐长大的我,只不过是出于不好意思再让妈妈驮着的心态,硬是在跌跌撞撞中学会了骑自行车。而母亲仍担心我这个“二把手”会有什么闪失,总还是紧跟我到校门外,目送着我转进校门。直到现在,毋亲依然如故,每一个早晨陪伴着我去上学,哪怕是风雨交加…“

岁月总是在不经意中悄悄淌过的。

大概是我马虎惯了,直到一次测量身高的时候,才惊异地发现自己已经比母亲高出好大一截了!从此,我也就无须仰视母亲了。

再后来,我又发现,其实母亲并不算高,倒有些矮,与我从前心中的高大的母亲相比,又怎么可能呢?

一次,母亲翻出了她年轻时候的照片。

照片上的年轻女子,显得十分活泼。再与现在的母亲相比:“啊,妈妈老了!”我心里暗暗地说道。

“妈妈,您有白头发了。”我像是发现新大陆似的对母亲说。

“都老了,怎么能没有白头发?”母亲的回答极其简单。

“妈,您要是不老该多好!”我有些异想天开。

“唉,你都长这么大了,我还能不老么?”

母亲的声音略微有些低沉。我刚要再说些什么,母亲早已从厨房里端出了几只刚蒸好的螃蟹:“来来,这阵子用脑,多吃些!”母亲从中拣了一只大的递给了我。我赶忙抓住了螃蟹,张开口大吃起来。吃着吃着,我发现母亲并没有吃一只螃蟹;我有些诧异,递过去了一只:“妈,您也吃一个。”

“噢……不了,我不爱吃螃蟹。”母亲硬是推了回来。

“怎么不爱吃?挺香的!”我又将螃蟹递了过去。

“你吃吧,妈吃了,你还吃什么?你上学要用脑子,妈老了,吃好的也没用。”母亲的话十分坚定,似乎不允许我再有什么分辨。

就这样,推让几番,我到底足嘴馋,三下五除二地吃了个精光,而母亲却在那里吃昨天的剩饭。一下子,我心里翻了个儿,很不是滋味,刚才清蒸螃蟹的香气,也好像飘得一丝不剩了……

母亲普通得不能再普通了,我也实在没有什么词汇来尽情地讴歌我这体贴入微的母亲。虽然她比我矮,但在我心中,她永远是位伟大的母亲。

我挖空心思,想再在稿纸上写下母亲使我感动的事例来。这时,母亲端来了一杯热茶,放在了我的桌前。我一把抓住了她那双日夜操劳的手,再也写不下去了



如果感觉这篇文章不错的话 请投一票点赞一下吧!


上一篇:母爱无边不求回报


下一篇: 空气一样的母爱

你可能喜欢的文章